Icing Sugar

「青黄」青色的眼眸金色的你

第十五章 青峰王

九月平常的一天,黄濑收到一封邀请信。他认真地读完了信,随后开始收拾,准备出门。

岩村家小儿子的成人宴,按理说他是懒的搭理的,但是这场宴会前加了“岩村”两个字,那可就不一样了。黄濑拿出一件衣服看了看。

“不行,太素了...”他摇摇头,好歹是场宴会,自己穿一身白也太不给面子了...
他挑来挑去,最终挑出来一件暗金色的...

他提起衣服看了看:“不怪我...这是我最亮的衣服了...”

黄濑大概知道岩村府的用意。岩村将军遭遇如此不测,办一场宴会来冲冲晦气。他系好腰带,整了整领子,随后将面纱带上。

岩村府离烟花楼并不远,黄濑让人装载了两大罐烟花酒,一同抬去岩村府。

府门前红绸高挂,人来人往,黄濑走过去将请帖递与门童,门童验过之后,便恭敬的侧身让他进去了。

有专门的下人为他带路,黄濑来到正院,岩村夫人站在正厅门口,看到他后,提着裙子走下台阶。

岩村夫人行礼:“七爷...”

黄濑回礼道:“夫人好!”

“烟花楼事务繁忙,还烦请七爷过来真是...只是最近府里不太安宁,老爷才想着请京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前来会会,给府里添点儿运气。”夫人有礼貌的说道。
“夫人见外了,这是应该的。”黄濑笑着,“岩村公子过了今天便可独当一面,那才真是给府里添运。”

夫人微笑着应和,苍白的表情掩不住的憔悴。

“楼里带的烟花酒,为公子庆贺。”黄濑说道,“夫人还忙,就不必招呼了,我自行便是。”

夫人点头,叫了两个下人将烟花酒抬到后院,便辞别了黄濑。

“还有一事。”黄濑突然出声叫住岩村夫人。

“七爷请讲。”

“不知现在方便会见将军?”

夫人顿了一下,随后说道:“那...公子随我来吧。”

黄濑跟着岩村夫人来到别院,这里明显没有什么人,院墙内很适合修养。

夫人走进房中,黄濑在门口等候,不一会儿,夫人便出来将他请了进去。

房内整洁干净,淡淡的药味却不让人反感,黄濑和岩村互打了招呼,黄濑便坐到床边。

“黛儿你去忙吧...”岩村将军开口,夫人便离去了。

岩村也不过四十出头,但经过这件事,整个人衰老了很多。

黄濑看着他:“将军最近可好?”

“老样子...下雨的时候,两条腿像鬼附了身一样,真是折磨...”岩村说话的语气也没了昔日的张扬,低沉无力。

“看将军气色不好,要保重身体啊!”黄濑说道。

岩村头仰着靠在床边:“我是要活着的...老天才不会让我死,我犯了太多的罪,老天怎么会这么轻易...”

岩村说到后面便没了声音,黄濑开口:“将军言重了,一场意外而已。将军为桐国做了那么多贡献,老天怎会如此对待将军。”

岩村摇摇头:“是报应是意外发生在我身上我清楚的很,果然不能作孽太多...”

这场对话大约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黄濑辞别了将军,走出别院。他沉默着走路,眼神微妙的变化着,眼角无笑,翘起的睫毛也显得孤寂。

他走出别院便随便走着,绕啊绕,走到了一处异常热闹的院子,他往里走了几步,看到了院内大大小小的礼盒箱子,这里是后院啊~

“黄濑!”一个声音响起,黄濑扭头就看见了几乎在哪都能遇到的人。

青峰搂住他的脖子说道:“刚才千叶还说那边那两罐是烟花酒,你就过来了!”

黄濑任他搂着,青峰拽着他向人群走去。

“哎~那不是烟花楼的老板吗?”

听到同伴说话,灰崎抬头看向他指的地方,果然看到了那头金发。

“一般不去烟花楼都见不到他人的,今天怎么来了?”一群人开始碎叨叨起来。

“他和五爷关系很好?他们怎么认识的...”

灰崎听着旁边人的声音,眼睛却一直盯着那个方向,看着青峰不时的揉他的脑袋,不时的搂着他摇啊摇,心中突然一阵怒火...别人连碰你一下都能丧命,他却可以和你这么亲近?黄濑凉太...

中午在岩村府吃过饭后,岩村公子向他们这些年轻的少年提议,午后去城外狩猎。黄濑本无意参与,但是千叶和青峰根本不管他的意思,直接拉着就往城外走。

九月的天气舒适异常,天成淡淡的蓝色,万里无云,一行年轻的少年走在路上,到处都散发着活力。

玩闹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猎场上一堆堆篝火生起,岩村公子在各个篝火间敬酒,聊天。

酒喝的差不多了,少年们也随意的走来走去。黄濑走到一处没人的篝火,刚准备坐下灰崎便走了过来。

“不喝一碗吗?”灰崎扬了扬手中的酒碗,问道。

黄濑看了他一眼,随后俯身在地上捞起一罐酒倒满了酒碗,随后和灰崎碰了一下,撩开面纱喝酒。

灰崎没有喝酒,而是直直盯着他,直到黄濑喝完之后将空碗亮给他。

“你真的很让人厌恶呢...”灰崎莫名开口,随后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

不知他为何这么说,黄濑一脸无所谓:“我更高兴你这么想。”

灰崎很讨厌他的态度,皱着眉:“装出一副清高的样子,你累不累?”

“清高?”黄濑笑了一声,“我干嘛要去装那么无聊的东西?”

“因为被人碰了一下就把人杀了,换了青峰就一脸的...享受?”灰崎稍微靠近他低声说着,语气中满是鄙视。

黄濑终于知道他想说什么了,但却并没有反驳,因为他也很奇怪,为什么青峰碰他搂他他内心没有一丝厌恶?

灰崎见他沉默,以为他默认了,嘲讽的开口:“果然生意场上的都是虚伪的人,是啊,皇上最受宠的弟弟,能和他搞好关系忍受一下又能怎样?”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弟弟?”黄濑不解的问他。

灰崎看他,有些疑惑:“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啊...”

灰崎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确定他是真的不知道,随后说道:“青峰啊,京城有几个人会用这个姓?这是他的王号,皇上唯一的弟弟,青峰王。”

灰崎的话像放大了十几倍分贝一样传入黄濑的耳朵里。

灰崎本来还想讽刺几句,但看到黄濑一脸严肃的神情后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似乎觉得自己不应该告诉黄濑这件事,抓抓头发,离开了...

黄濑盯着那堆燃的正旺的篝火,突然出声笑了两下,眼中的神情悲郁愤怒...

By 洒小贝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