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ing Sugar

【青黄】杀破青阳的光辉


第十六章 Part 2

“呃……”黄濑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毕竟面对的人是Leo,“小里欧,我想查找一些资料,现在对于我来说是非常迫切的需求。”
“可以呀宝贝儿,我现在把座位让给你了,DF的一切都听你的……”Leo还是那副听不出情绪的戏谑口吻,“哦……密码我忘记告诉你了,是吗宝贝儿?啊……真是太抱歉了呢,一定是我昨天忙昏头了。”
“没关系的小里欧,我本不想打扰到你的……”
“宝贝儿,登陆密码我已经用Cooper的手机发给你了哦。你有急用就赶快去办吧!凡事自己小心些,反正我是把你交给Cooper最信任的Null了,要是你有什么事那我就找Null的麻烦了。”Leo说着被旁边听不太清楚的声音打断,“好了,Cooper在叫我,那就这样咯宝贝儿,这几天辛苦你了。”
“别这么说小里欧,这是我应该效力的,你去忙吧!”黄濑礼貌的说着,等待Leo那边先切断电话。
结束通话,手机自动回到锁屏界面。界面上弹出最新消息,一条来自Cooper手机号的短信。
放下手机,黄濑挂断了高尾的远程协助,关闭了高尾打开的所有代码界面,回到熟悉的password弹窗。看着从Cooper手机发来的信息,黄濑小心翼翼的输入,仿佛输错了字符数据库就会崩溃一般。
输完最后一个字母,敲击回车。“叮铃”一声,一个Welcome的标语从界面飘过。这大概是整个数据库中Leo唯一做了设计的地方。
在搜索框里输入了NEB执行科的关键词,数据库中记录的所有关于NEB执行官的资料统统列举出来。
豹子!!!
以这个代号为标题的档案并不难找,正如Null所说,豹子和老虎现在都是最抢眼的执行官,他们的资料都标记了红点,排列在最前。
只要单击标题,界面就会跳转到详细资料中。但是黄濑握着鼠标的手却不自主的颤抖起来,手指好像在极力的抗拒大脑下单的控制命令,手心浸出一层冷汗,鼠标几乎要滑出手心。黄濑似乎还记得这久违的可笑表现,在很久很久之前,黄濑称其为“害怕”。
明明自己已经做出了猜想,现在只是验证猜想,却让自己害怕了?真是太嘲讽了……
黄濑阖眼深呼吸了一口气,用左手按住颤抖的右手手腕,强迫自己的食指单击鼠标的左键。
对,这是自己想窥探的事实。无论事实如何,都只有接受的份。
这样想着,黄濑再深呼吸了一口,睁眼看向屏幕——
NEB执行官的档案皆是以表格形式呈现的。
NEB执行科D组组长,通称:豹子,本名:青峰大辉,性别:男,年龄:28岁,生日:8月31日,身高:192cm……
黄濑已经无暇关注其他的信息,紊乱的呼吸影响着他的思考。颤抖的手还是难以控制,但他必须把页面往下滑,因为后面还有照片……或许、或许只是碰巧……碰巧是一样的外号、一样的名字,一样的身高……黄濑这样想着,又不住的嘲笑着自己。
页面的最后是一个图片文件夹,里面放了三张照片:一张证件照,一张制服照和一张便服照。每张照片的面部都很清晰。
除非是黄濑的眼睛花了……否则,这就是小青峰。
把受伤的自己捡回家的那个小青峰,为自己包扎伤口的那个小青峰,默许自己留下叨扰的那个小青峰,陪自己玩游戏的那个小青峰,亲过自己嘴唇的那个小青峰,对自己总是很温柔的那个小青峰……
当然,也是开着捷豹疯狂的在马路上追逐自己的那个小青峰!
黄濑脱力靠着椅子背上。Panther、小青峰、豹子、青峰大辉……原来他们是一个人,而这个人……
手机铃声吓了黄濑一跳。来电显示是高尾,黄濑接听了电话。
对面传来的是高尾带些撒娇意味的抱怨,“小Kevin你在闹什么嘛,说有电话进来怎么打完也不回我呢?还有啊,别突然断掉远程啊,我刚刚想到一个代码应该可以试试看……”
“不好意思小高尾,”黄濑打断,“刚刚给我打电话的人,是Leo。”
“什么!”高尾很是惊讶,“然后呢?他说了什么?你没事吧?”
“没事……Leo已经告诉我密码了。谢谢小高尾,打扰你了。”
“喂,这么说也太见外了。”高尾不好意思的笑笑,突然注意到什么,“话说Leo到底说了什么?你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小Kevin……”
“累了……我没事,只是累了。”黄濑说着挂断电话。
>>>>>>>>>>>>>>>>>>>>>>

这个仅有的金发,是个看起来十岁都不到的小男孩。原本应该放证件照的地方,被一张剪裁过的生活照替代了。照片里的小男孩金色的头发,琥珀色的眼瞳,甜甜的笑着,露出缺了门牙一排小白牙,非常可爱。
青峰觉得这个笑容很熟悉,不是因为他见过这个孩子,而是因为他在别人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笑容--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
只是青峰的眉头还是皱的很深,表情严肃得可怕,仿佛屏幕上的每一个字都是对他的挑衅。
黄濑凉太。是这家伙的本名吗……
性别:男,生日:6月18日,血型:A,国籍:日/本,血统:法日混血,母亲:黄濑雅子,父亲:空白……
法国?!果然是混血啊,可是为什么没有父亲的资料?!
“这个人的资料有问题。”原泽的视线从屏幕上移开,看着青峰的侧脸。
“什么意思?”
“他的资料登记的不合法。”原泽指指空白的那一栏,悠悠的说,“他的母亲很可能是未婚妈妈,登记户口的时候肯定找了不少关系吧?不过也没必要计较了,反正人都死了……”
青峰注意到标记死亡时间的那一栏,留下的信息却不是具体的死亡日期,只是一个粗略的年龄:13岁左右。
“这又是什么意思?”青峰指着问原泽。
原泽用手指拨开额前微卷的刘海,“当年登记的问题吧……这个资料时间太久了,按年龄来算,这人至少死了11年,根本没办法考证。”
“把资料打印一份给我。”青峰直起身子说道。
“如果我没误会的话,组长是因为想要不留痕迹的探知事情才找到我这里的吧?”原泽抬头看着青峰,“查看云存储中的信息会留下记录,这个记录不能被删除,也搜索不到,只能等系统定期清理,这个不是问题。可是资料要是通过打印机的话,那就完全没办法‘无痕’了哦,整个秘书部和情报部都会知道……”
“啧!”青峰烦躁的掏出手机,对着屏幕拍了两张照片,一张是贴照片的地方,一张是资料的最末,那里备注了公墓的位置。
青峰抓着鬼手的肩膀就外门外走,到了门口才想起什么似的停下。“差点忘了,非常感谢哦原泽桑!”
鬼手一路无语的平稳的驾驶着汽车,在去往备注里标明的公墓的路上。虽然知道那是一座空坟,那肯定必定是一座空坟,青峰还是想去看一眼。
青峰正倒在副驾位里“闭目养神”。

或者,与其说是闭目养神,不如说是他在尽力控制自己烦躁的情绪。当然,控制住的只是表面而已,脑海里万千的思绪还是在躁动的愈演愈烈,杂糅成一块巨石,故意违逆着呼吸的节奏胡乱的跳动。
突然觉得昨晚自己和火神说的那些话……简直就是在发神经吧!
想要和某人一起生活……
如果可以和某人一起生活……
那么,就会对现在这样的人生告别……
以为终于遇上了吗?
自己到底是有多自负,才敢下这样的结论。
让自己必须在现有的生活轨迹上不遗余力的忙碌的,到底是哪种人?
呵!人生,从来都是这么嘲讽的吗?


>>>>>>>>>>>>>>

Null回来的脚步声,终于引起了黄濑的注意。
抬起横在脸上挡住眼睛的手臂,黄濑看向中控室门口,“前辈你回来了……”
“你、你怎么了?”笠松看着黄濑不正常的表情和脸色,担心的问。
黄濑摇摇头,站起来,“只是……有些不舒服,我想回房间休息一下……”
“好,你去吧,这里我来看着就好,”笠松点点头,想过来扶黄濑一把,“但是你真的没事吗?”
“只是觉得有些累吧……”黄濑没有接受笠松的搀扶,径自往外走去。走到门口,又突然停住,“前辈,有些东西一旦失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是吧?”
笠松看着那个莫名显得寂寥的背影,并不明白他突然落寞的原因,“你是说……‘他’?”
那个“他”啊……对啊,那是黄濑的青阳啊……
黄濑沉吟了几秒,没有给出任何回应的离开了。
走回房间的这段路程,仿佛格外的遥远而漫长,几乎要耗尽黄濑全部的力气。回到房间,黄濑反锁好门后,终于将自己狠狠的摔在床上。
或许是原本很聪明,自己偏要装傻;也或许是原本很傻,自己非要装聪明。
自己太任性,想要再次得到的东西是不可能出现的,黄濑知道的,可自己又偏偏不愿去相信……给自己一种期待,说服自己能找到一个替代品……
这又怎么可能呢?
可是,黄濑却偏偏放任自己去相信还有这种可能。
拯救自己的灵魂,和拯救自己的生命,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青阳已经陨落了,自己才是那个选择堕入黑暗之中的人,没有奢求被光芒照耀的权利。
黄濑在黑暗中紧紧握住的……只是折射了光芒的利刃罢了……能在被利刃刺穿之前看清他的锋芒也算是一种幸运了……

久违的失眠,一刀刀把黄濑刻划的更加清醒,破晓的第一道光,将彻夜的落寞悉数湮没。
Kevin应当是Dark Fog中一把利刃中的好刀,那么,就不应该被硫酸般带着强烈腐蚀感的情绪侵蚀了刃口。而事实上接下来的几天里,黄濑确实没有,也无暇再分神去在意别的事,光是处理DF里的事物就已经分身乏术了。
不过这样也好,忙碌让黄濑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恢复,恢复成了原本的那个Kevin。
当然,忙碌也同时让黄濑意识到,Leo那句“只要是为了Cooper就无所不能”的宣誓到底是何等的强大,以及自负。
直到高尾的一通电话打断了黄濑的节奏。
“喂?小Kevin!”高尾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急躁,“终于联系上你了!”
“不好意思啊小高尾!我这几天都比较忙。”黄濑抱歉的说道,“你有什么要紧事吗?听你声音很着急。”黄濑听着高尾在电话对面的解释,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什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小绿间的妹妹,被绑架了?!





———————————————————————to be continued

By 傀栀疋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