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ing Sugar

【青黄】杀破青阳的光辉

第十四章【Part 2】

“喂!老虎,你的肌肉车我帮你留住了,不过人,没留住。”

老虎的声音明显是被刚喝进嘴里的水呛到了,“咳!你、你说什么?”

“呃……我以为帮你追回车的优先级要高一些。”

“呼……”老虎无奈的叹口气,“你对我的车做了什么?”

“唔,就是朝左后轮放了一枪而已。”

“然后呢?”老虎的语气明显强硬了不止一点。

“然后……然后车就冲进街道旁的巷子里了,”青峰则一派淡然,“再然后我就追进来了,再再然后我看到只有车没有人,再再再然后我就打给你……”

“停停停!我是问你车怎么样了?”

“嗯……以NEB装备部的技术来说,只是小问题。等下我会通知后勤科的人过来拖车的。”青峰说着,把烟头拧灭在烟灰袋里,“那么,人还要追吗?”

“你根本就没认真追!”

“我很认真啊!”

“算了……”火神顿了顿,回头瞥了一眼,拿着玛莎拉蒂车钥匙,拍动着漂亮的身体曲线大大方方离开的女人,“那个不是今晚的目标。”

“这样啊……那我追了半天的这家伙到底是谁?”

“豹子……你记得有一个喜欢在现场留下刻有自己代号的子弹头的混蛋吗?”

“恶鬼Null……”青峰当然记得这种特别的家伙,“你是说刚刚我追的是Null?”

“他没有自我介绍,但是他给了我同样的一枚子弹头。”

“不追真的不要紧吗?”青峰严肃的问道,“Null可是你的宿敌啊,老虎。”

“……我并不相信他。”火神淡淡的说。

“什么意思?”青峰顿了顿,“你忙完了吗?我现在过去找你。”

>>>>>>>>>>>>

弃车逃走这个方法并不明智,因为黄濑现在受伤了,虽然不是致命伤,但无法止血的伤口却一步步把他推向失血休克的边缘。追在自己身后的人,是小青峰也好,是别人也好,能肯定的是:他是NEB的执行官。如果他们真的狭路相逢,黄濑是半分胜算也没有的,而且对方也完全没有要放他一条生路的理由。
而一直开车逃也不是个好办法,刚刚被追了那么久,黄濑清楚对方开车的程度。NEB还真是个可怕的地方,随时能遇到这么会开车的人,黄濑想。以自己现在的状态,真不敢保证就在什么地方被截住了,结果一样可以遇见。

好吧,就算幸运女神格外疼爱黄濑一些,难道还能把这辆车子开会Dark Fog本部吗?这是NEB的车,GPS绝不可能没有。NEB想捣毁赏金杀手的本部可不是一天两天了,黄濑不可能引狼入室。

还真是让人感觉有些绝望的处境呀!
黄濑随便跑上了左手边中间的那把楼梯,在天台上发现了一个和楼梯间连在一起的工具间,外表看起来并不十分引人注意。黄濑用折刀撬开了门锁,里面全是扫帚、拖把、水桶、水管和手扶梯,尘封许久,浮尘很大。黄濑被呛的咳嗽了好几声,用衬衣下摆捂住了口鼻躲进去。工具间虽然比较窄小,但暂时藏身还是可以的。

他不想跑动,也没力气再跑动。运动之后血液流动的速度会更快,失血不说,伤口上简单的包扎根本拦不住血,反而要留一地的血迹给人看。
说起来,要是今晚NEB也像之前那次一样的“撒大网,捞小鱼”,那么黄濑躲在这里,充其量也只是多苟延残喘几分钟罢了。

啊……真是不想死在今夜呀!黄濑仰头长叹了一口气。好容易得到年假,还没休息几天就这么丢脸的死掉,实在是太不甘心了!还有啊……都还没有再见他的“青阳”一面的呢……那个小家伙……哦不,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肯定也是大人了呀!一定很帅咯!他的笑容……还会不会和小时候一样明朗呢……

失血使得黄濑脑袋昏昏沉沉的,不着边际的思绪也越飘越远了。之前还能感受到受伤的手臂的指尖传来的刺骨冰凉,慢慢也模糊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黄濑从冷颤中突然回过神来。

并没有人来搜查过!

奇怪……被放了一马?这种事情完全不像是NEB的执行官的风格啊。赏金杀手是他们的心腹大患才对吧?

黄濑摸索着艰难的从地上起身,突然动作又僵住:虽然没有执行科的人前来搜查,但外面似乎也不是一派安然。

蹑手蹑脚的从工具间出来,异动的声响听得更清楚了。黄濑猫着腰跑到天台的围墙边,悄悄的伸头往楼下张望:那辆红色的雪佛兰Camaro的旁边围着四个男人,都是一样的制服,一个在打电话,两个在一里一外的检查车,另一个在手里的文件夹中飞快的做记录。巷子口停着一辆黑色的Audi·A4和一辆小型拖车。四人各自忙了一会儿便开车把Camaro拖走了。

然后,整个巷子才算是真正的归于平静。

>>>>>>>>>>>>>>

等青峰再回到凯悦酒店的时候,宴会已经结束了。

被人做了什么还浑然不知的主办人已经领着自己的一干好友转战下半场了。酒店的大厅里只剩下老虎和组里的成员,主办人家里两个管事的,酒店内部的几个管事的,以及一堆负责洒扫的酒店员工。

“怎么样了?” 青峰一进大厅就看见一脸不爽的搬个椅子坐在桌子上,特高特显眼的火神。递上一只七星后问道。

刚刚还围在大圆桌前讨论事情的几位组员看到青峰过来,礼貌的打了招呼后就挪到旁边去了。

“今晚的事解决完了。”火神低头看着青峰,接过烟,“咦?你换口味啦?”

“刚刚回来路上顺便买的。”青峰伸手帮火神点着烟,才又点燃了自己的。抽了一口才仰头看着火神,“你这可怕的表情可不像是解决完事情的嘴脸啊。”

“只是稍微不爽罢了……”火神叼着烟,从桌子上跳下来。

“稍微?”青峰笑着重复了一下,朝挪到旁边的几位组员努努下巴,“那刚刚他们说的被你放走的美女是怎么回事?”

“DF的女伯爵,用DF的内部‘可靠’情报跟我交换了那个白痴的指纹和自己的命。”

“啧啧,真会做生意。”

“这就是今晚的任务,完成了。”火神吐出一口烟。

“哦……”青峰淡淡的点头,确实不是能让人开心的事情,挺难安慰的。“那么,Null呢?”

“我不相信他是Null。”

“你发现什么了?”

“豹子,你觉得Null会是怎样的人呢?”

“不知道……执行科里只有你和狐狸,跟这家伙有过接触。是个疯子或者变态吧,除了他之外,再没有那么高调的赏金杀手了。”青峰抽了一口烟,边吐着烟雾边认真的说,“或许……Null根本不是一个人,它是空白,是不存在,DF中的所有的人都可以成为一个不存在的人。只有在它想向NEB挑衅的时候,才会留下名字和痕迹。”

“我也曾有过这种想法……”火神转头看向青峰,“……DF以爵位把成员分成等级,不同级的人实力肯定不同,惯用的手法也不同。照着一个模子来复制棋子,弊端远大于利益。我仔细研究过执行科所知的所有和Null有关的案子,包括狐狸处理过的案子。我有九成把握系同一人所为。或许在DF中只有这个Null被赋予了高调行事的特权吧……按照我的想法,真正的Null不应该是我今晚所见到的样子。”

“哦?”青峰看着火神,突然笑了一下,“那你觉得Null该是什么样子呢?”

“首先这个Null的性格应该是很沉稳严肃的。刚刚提到的那些案子中,除了他故意留下的子弹头,完全没有可以把事件指向他的证据。尤其是上次玫瑰露丝的事情,他明知道我很快就会到,还是冷静的把整个现场布置成了他想要的样子,然后才不留痕迹的消失。所以这个Null至少不会像今晚这家伙那么圆滑……除非Null是个精分症。”

“喂!他本来就是精分吧?”青峰笑着摁灭烟蒂,“虽然我没有接触过Null,但也没少从你和狐狸的嘴里听说他的作为。每次的犯案现场都异常血腥,像是一次残暴的毒害,而每次这个结论总能被快速推翻,因为他杀人的手法并不残暴,通常都是一击致命。他喜欢快速解决目标的习惯至少说明两点:他不想在最后折磨一个必死的人,或者他怕麻烦。如果他真的怕麻烦,就不会在干净利落的解决目标之后,再花费逃离的时间来伪造一个屠杀现场。如果他喜欢受害人死亡的惨状,那为什么不直接这样杀害对方呢?你敢说他不精分?”

“如果,这只是DF故意给Null贴上的标签呢?”

“谁知道呢?”青峰耸耸肩,“这也不足够支持你的想法吧?”

“还有一点是年龄。”火神把烟蒂扔在烟灰缸里,“Null的表现这么成熟稳重,不仅是性格造就的吧?”

“这倒是,按狐狸之前和我说的来看,Null不会太年轻……”

“至少不会比你我年纪小。”火神点点头,“可今晚的这个家伙明显比我小,看起来就二十四五岁。”

“啧啧,DF还真是人才辈出哦。”青峰咂咂嘴,不知是褒是贬。

“按DF内部的分级来说,Null那样的应该是公爵级别。不过今晚的这家伙虽然年轻,也够能干的了,应该是侯爵中的翘楚。”火神自顾自的念叨着,突然转头看向旁边桌,冲和组员继续讨论事情的自家副组长喊道,“扫尾工作怎么样了?”

“报告组长,现场搜查到的物品只有留在天台的西服外套,里面除了邀请函没有别的了。我已经安排人去调取监控录像。盥洗室的血液样本已经采集好,不过目击人目前还在昏迷。其他事宜已经处理完毕了。”副组长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听罢,火神点点头,看向青峰,“话说你那边怎么扫尾那么快?”

“都交给鬼手了呀,”青峰耸肩,“那个小矮子看起来很弱,实际上蛮能干的,很乖!唔,特别乖。”

火神瞥了一眼隔壁桌的副组长那种写满凶狠的脸,只能腹诽一句:别人家的副队长。回头给了青峰后背一掌,“摊上你这样的组长,是走的什么运啊?肯定是上辈子造孽了,这辈子来还账,嗯,不值得同情。”

青峰看着火神,坏心眼的笑了笑。

结果遭到了火神的白眼攻击,“话说,你最近懒散得要命啊!”

“在说我?”青峰不可置信的指指自己。

“不然还是别人?”火神眯着眼睛打量着青峰:虽然从认识这家伙起他就是又懒散又自负的人,不过最近几天这气质开始有些微妙的变质。“你敢说自己最近干劲十足?”

“嘛……”青峰拖着长音,抬头眨巴这眼睛,片刻短暂的反思了一下。火神觉得这家伙肯定在想什么粗劣的借口搪塞过去,却不曾想听到的是青峰淡淡的一句,“可能是觉得有点烦了吧……”

“厌倦?”火神怀疑自己理解错了。

“你不会觉得烦吗,这样的生活?”青峰看了火神一眼,“守护世界?保卫祖国?关我毛事!我在意的东西,想守护的东西才没有那么多呢。我都要三十的人了,又不是热血冲脑的少年……只要我握在手里的东西还在,就是会厌烦我们这种非日常的日常。”

“嗯……恭喜你中二病有所好转。”槽点太多,完全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火神只能回应这一句。

“屁啦!认真点!”青峰捶了火神的肩膀一拳。

“你要结婚的话,应该有半年的带薪假福利,只要你遵守NEB的规则。”火神认真道。

“我没说要结婚啊……不过,万一要是出现了一个能陪你生活的人,你也会这么想的吧?”青峰直视着火神的眼睛。

火神不适的别开视线,咆哮道“喂喂喂青峰大辉!打住啊!拜托!你现在是28岁,不是82岁!别整天想这些没用的!你继续懒散着,反正狐狸会收拾你的,但是,你别散布消极言论影响我对工作的态度!”

“别激动,我就随口说说而已。”青峰忍俊不禁。忽然抬手看看表,“走了啊老虎!”

“你要去哪里?”火神满脸不解。

青峰却一脸理所当然,“回家啊!”

“你不是在等我吗?”

“过来陪你聊几句的。你忙完了,我也该走了。”青峰拍拍火神的肩膀,语罢就起身走人了。

“喂!你晚回去三分钟你妹妹又不会跟人跑了。”火神在原地喊了一句。

青峰回头看了他一眼,却什么都没说。

但是啊,我说的“回家”不是说回桃井家啊,青峰想。

By 傀栀疋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