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ing Sugar

「青黄」我嗅到了你

3.

“喂,别再蹭了”青峰摇了摇握着黄濑的那只手。这个没有自觉的家伙,金黄毛毛蹭着自己的脖子,蹭的他心里痒痒的。

黄濑仍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垂下,唇边带笑,还加大了幅度一直用头发蹭个不停。

“嘶~”青峰皱眉倒吸了一口气,放开他的手把他推到位置上说道,“坐好了,别闹了。”

黄濑终于睁开了眼睛,将头靠在车窗上,静静的盯着青峰的侧脸,前几天他执行任务回来就觉得他瘦了,而且好像还黑了(也只有自家媳妇能看出来),脸上的棱角更分明了,青色的短发显得整个人干练利索。黑色的紧身T恤将完美的身材勾勒出来,手臂上结实的肌肉每次都能带给他安全感。为什么小青峰身材这么好...怎么办...好喜欢他≥∇≤

黄濑又一把抱住青峰的胳膊,摇啊摇,头发蹭来蹭去的。这个突然的动作让青峰吓了一跳,还好碰上了红灯,他将车子停下,然后眯着眼盯着那坨黄毛。

“你再蹭我就在这儿把你办了。”青峰用手指夹起他的一缕金发卷着说道。

黄濑抬头哼了一声说道:“禽兽!”

“那没办法,媳妇自找的。”青峰用大手揉着他柔软的金发,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黄濑抬起头盯着青峰,脸上带着惯有的淡淡的笑容,青峰与他对视,看着那张永远都那么精致漂亮的脸,还有那对永远有自己身影的眸子,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子。

黄濑察觉到了他的意图,调皮的把脸侧开,青峰的唇便蹭过他的耳垂。有些不满意,青峰稍微离开了他一点,放在他头顶的手又顺势揉了揉他的顺发,然后想把他的脸移过来。黄濑却固执的歪着头,随后干脆双手环上青峰的脖子,嘻笑着将头埋在他的颈窝中。

这样一来,青峰就彻底亲不到了。无奈的抱住他,下巴抵着他的脑袋,像给狗狗顺毛一样摸着他的头发。眼神柔和,带着浓浓的宠溺。

回到他们的家,黄濑径直走进浴室,青峰随手打开空调,先为他把温度降低,然后走进卧室拿了换洗衣服放到床上,之后进了厨房。

黄濑洗完澡出来,毛巾搭在头发上,透过额前的湿发他看到了床上的衣服,扯着嘴笑起来,胡乱揉了揉头发,然后走到床边将青峰给他准备的衣服套上。

青峰正在切洋葱,就感觉腰间一紧,随后脖子后面一阵湿意。

他没有停下动作,说道:“怎么又不把头发擦干?”

黄濑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说道:“擦了它不干...”

无奈的笑笑,青峰任由他抱着,无意间碰到他的胳膊,皱着眉说道:“怎么胳膊这么凉,去把温度调高点。”

黄濑收紧胳膊,还是趴在他背上一动不动:“不要...”

青峰也不催他,悠悠的说道:“今天中午吃奶汁烤洋葱蚯蚓汤好不好?”

黄濑的脑袋瞬间离开了他的背,双手捏了一下他的腰,然后转身向客厅走去。

青峰切着洋葱,渐渐感觉眼睛开始酸了,又不能拿手去揉,便一直眨巴着眼睛。慢慢泪水聚到眼眶,视线慢慢模糊。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想揉一下眼睛。

“不要乱揉,小青峰”黄濑的声音响起来,夹杂着一阵水声。

青峰听话的站在那里,黄濑在水龙头下把双手沾满冰水,然后甩了甩,走向青峰,掰过他的脸,用湿湿的双手轻轻拍着他的脸,随后覆上他的眼睛。

“小青峰真是个笨蛋,都说过多少次了切之前要用冰水泡一下”黄濑抱怨道,“每次都这样,我要不在这儿你怎么办啊。”真是受不了他,每次都这样,说了就和没说一样,说过就忘。

青峰睁开眼睛嘿嘿的笑了:“你怎么可能不在,我做给谁吃?”

青峰的脸上被水沾的湿湿的泛着亮光,黄濑眼睛眨了一下,然后狡黠地半眯起长长的眼睛,手臂环上他的脖子,盯着他那张脸说道:“哦~原来你是故意的~”

啊咧,媳妇变聪明了。青峰咧嘴笑着,手臂把怀中的人拉近,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黄濑实在受不了这个脸皮又黑又厚的人了,双手摸上他短短的青发,揉揉搓搓,摸到了他的头顶上的一道疤,那是一次去执行任务时受的伤。黄濑轻轻的摸着那道疤,又想起了那时自己在急救室外等待的场景,心脏抽搐了一下,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抱住他。

青峰发现了他的异样,用脸碰碰他的头发,说道:“好啦,去看电视吧,还想不想吃饭啦?”

黄濑贴在他身上,闷闷的声音传出来:“我要待在这儿。”

青峰笑了一下,说道:“还是这么粘人”随后便不管他,又继续开始切自己的洋葱。

他们的身高差刚好可以让黄濑的下巴抵着他的肩膀,黄濑狗狗模式全开,赖在他身上,还一直叨叨叨叨...

“小青峰那块切太大了”

“烦死了!”

“这块好丑啊!啊,和小青峰好像=_=”

“黄濑,你再说话我就把你切了。”

“......”蹭蹭蹭( ´▽` )

蹭蹭蹭( ´▽` )

青峰被他蹭的实在忍无可忍了,放下了菜刀,将手放在水下胡乱冲了两下,然后转身一把抱起黄濑大步走向卧室...

“∑( ° △ °|||)︴小青峰,我的洋葱汤ಥ_ಥ”

“等我吃饱了再说!”

他把黄濑扔到床上,用脚踢上了门......(阿黄真是作死大王...)

By 洒小贝

———————作死之王的【TBC】————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