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ing Sugar

「青黄」青色的眼眸金色的你


第四章 绿间真太郎

房门打开,屋内的药味很快便淡了下去,阳光透过窗子洒进来,黄濑往上拢了拢被子。
“这件事你做的没错,不用自责,到这种情况换谁都没办法。”黄濑侧躺着,对着坐在床边的人说道。大病初愈,声音还有些虚弱。
“我知道”烟岚低着头,“可是毕竟...看到你面容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呵呵 ”黄濑轻笑,“他也说的不错,命最重要...”
“你放心,我拜托过他了,他不会将你的情况说出去的。”烟岚微微俯下身看着他。
黄濑点了点头,无力的眨着眼睛,说道:“我知晓绿间真太郎的人品和医德...我信得过他...”
“好了,别说话了,一切等好了再说。”烟岚将床幔放下,轻声说道,“我点了安神的香,好好睡一觉。”
黄濑闭上眼睛,浓密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在苍白的脸上格外显眼,整个人显得很憔悴。烟岚叹了一口气,悄声走出房间,关上了门...
受这一次伤,黄濑在床上躺了五天,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把精神都养过来了。
“七爷,绿间公子到了..”
黄濑趁着阳光好在院里散步,绿间过来复诊。
黄濑蹦着迎过去:“小绿间...你今天来得好早哦~”
绿间皱着眉头推开他,脸上有一丝尴尬,低声吼道:“我说了不止一次了不要那么叫我!”
黄濑灿烂的笑着,说道:“有什么关系嘛,咱俩同岁,这么叫多亲切啊~”
绿间看着他的脸色好多了,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不再和他斗嘴,径直往屋里走。黄濑乖乖的跟着他进屋,乖乖的坐到桌边。第一次绿间替他看过了病之后,黄濑特意让烟岚亲自送了一趟烟花楼的招牌菜和自制的珍品烟花酒到绿间府上以表谢意。那之后,绿间又替他复诊了两次,这一来二去,二人便成了熟络起来,在绿间面前,他也不戴面纱,既然都见过了,再遮着面纱也没必要,还是坦诚相待比较好。
诊完脉,黄濑问道:“怎么样,都好了吧~”
“伤风是好了,把上衣脱了,我看看你的伤。”绿间站起身说道。
黄濑听话的解了腰带,把上衣褪到腰间。他背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没有了当初的狰狞。
“小绿间,不会留下疤吧~”黄濑低着头闷闷的说道。
绿间拿过药箱,瞥了他一眼,说道:“怕留疤当初怎么不注意点不要受伤啊。”
黄濑语噎,低声反驳道:“是意外嘛...”
绿间替他换了药,又抹上了家传的消痕膏,嘱咐道:“这两天还是不要剧烈运动,你要闲不住就在院子里走走,要是再弄个新伤,可就真会留疤了。”
黄濑狠狠地点头,他是真的害怕会留疤。
穿好衣服,黄濑对着正在洗手的绿间说道:“小绿间在我这吃饭吧,都到饭点了。”
绿间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黄濑笑着说道:“我去安排一下哦~”
“你不能吃辛辣的东西,不能喝酒。”绿间提醒道。
“哎呀,你都说几遍了,知道啦!”黄濑走出房门,往院外走去。
绿间站在门口,看着那个长衫飘动的背影,不禁皱起了眉头。
五天前第一次见到黄濑的时候,那张脸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煞白的脸上满是汗珠,脸颊因为发烧微微发红,他的眼眸是栗色的,但是那时已经失去了焦距,目光涣散。他似乎想极力的打起精神,笑着半侧在床头。绿间当时的心情也同样不会忘记,他知道那是心疼。
黄濑的伤好了之后,性格也恢复了,绿间才发现他那些心疼简直是有病!那个家伙真的病过吗?那些虚弱就和幻觉一样....
那家伙话很多,在你跟前就说个不停,十句话里有九句是废话。
不过这并不是让绿间皱眉的原因,他天生心思细密,一双眼睛仿佛能洞察人心,他通过这几天的相处,觉得黄濑绝对不是他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的人,单从他受的伤就能看出来,就算自己不问,都看的出来那应该是属于虎豹级别的抓痕,那些伤旁边还可以看到旧伤留下的淡淡的痕迹,和虎豹打交道的人,不可能简单...
想到这里,绿间不由得想到了青峰,不禁轻笑一声,这两个人性格还真是两个极端,一个是把什么都放在脸上的笨蛋,一个是用傻笑来掩盖心里事情的另一个笨蛋...
虽然绿间确定黄濑不是一般人物,但他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因为那个家伙真的就像一个金灿灿的太阳一样,让任何人都无法拒绝他的热情,绿间也一样。
那时候的他们都还是小孩子,思维想法还不成熟,但当他们可以成熟思考问题的时候,一切都已成定局,改变不了了...
“哎哎,小绿间,我给你说哦,外面人都在说我是不是长得很难看,才老是遮着面纱。”黄濑叽叽喳喳的说着。
绿间也还是一样,静静听着也不搭话。
“小绿间,我很难看吗?”黄濑笑着问道。
绿间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睛又大又清澈,倒影出了自己的样子,绿间又低下头,下意识说道:“嗯。”
“小绿间,你太过分了!第一次有人说我难看!●^●”
“你声音太大啦!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
吃过饭从烟花楼出来,绿间刚走进药铺就看到了青峰。
“你干嘛?病了?”绿间将药箱递给伙计,看着青峰。
青峰在药柜前无聊的四处寻摸,听到他的声音转过头:“出诊去了?”
“嗯”绿间应了一声,没再多说话。
绿间家在京城有好几间药铺,而这间药铺相当于公司总部,绿间一般没事就喜欢待在这里。这家药铺主要是给皇室贵族提供服务,药品稀有昂贵,一般百姓不会来这里。一般绿间家的人是不会出诊的,都是交给徒弟做的。
绿间开了一副调养的药,拿给伙计,青峰见状,便从药柜走过来。
“你最近好像很忙,谁病了?”青峰靠在书桌上问道。
“父亲的一个老朋友。”绿间面无表情的回答。
青峰不在意的点了下头,随后说道:“下个月皇马场有好马进来,你随我去看看?”
“什么宝贝?”
“红鬃烈马”
“不错啊,”绿间来了兴趣,“好马啊~”
“所以说啊,急的我都坐不住了。”青峰眼中放光,跃跃欲试。
“千叶呢?”绿间问道,“他不去凑热闹?”
“那小子最近被他父亲逼着成亲,两人正闹着呢。他怕是出不来。”青峰说道。
“你也快了吧?”绿间看着他。
“你不也是?”青峰瞥了他一眼,反问道。
两人都不再说话了。他们三个的性格都不适合成亲,本来就还是孩子,又比同龄人好玩。绿间性格稳重,但是有很多怪癖,其实是个挺难相处的人,真要成了亲,媳妇还真受不了。
“哎呀,能挺一天是一天吧。”青峰双手放在脑后交叉,半仰着头说道,“反正我皇兄也不会逼我,真要到那时候,我就给他说我喜欢男子好了。”
绿间难得的笑了一下,说道:“你说那话自己都不信吧,从儿时起就喜欢拉小女孩的裙子,说不定那时被你拉过的千金,现在还等着以身相许呢。”
青峰眯起眼笑着:“那是小时候,现在不一定。”
绿间侧头看着他,左手抚上太阳穴:“你不是吧...”
“我说不一定。”青峰顿了一下,“长大以后,那些女人...没感觉。”
绿间深有同感的点点头,整天围在他们身边的女人很多,稍微近一点浓浓的脂粉味充斥鼻息之间,让人喘不过气来。
“不说了。”青峰站起来,对绿间说道,“走,去猎场玩玩。”
绿间跟着他往外走,随后又退回来,对着伙计低声说道:“把刚才的药送到烟花楼。”随后拂袖而去...

By 洒小贝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