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ing Sugar

【青黄】杀破青阳的光辉


【第十二章 上】
“等你可真不容易。”白衣金发的青年起身,浅笑道。
对方愣了愣,挠挠那头利落的青色短发,“刚好有事出去……”
青年点点头,看着靛蓝色瞳孔的主人。
“你……在等我?”
问了一句十足的废话。不是专门等着,难道是散步来的?真的就突然不知道一般来说见面应该怎么开始话题的……
“嗯嗯!”他点点头,琥珀色的眼睛弯成一道弧,“你救了我,我总该亲口跟你道谢的吧?”
“哦……”
道谢的话,其实那天晚上你已经说了,忘记了么?按青峰的性格,是想这么说的,但张口了却是--“……要不,进屋再说吧。”
“你不怕我是坏人么?”
他突然笑出声,上扬的尾音很有个人特色。
“我目测,你打不过我。”青峰摊手,似笑非笑。
“因为我现在是伤患。”
“之前……你跑哪里去了?”青峰往家门口走。
“去缝针咯!”他说着,豪迈的掀起衬衣的下摆,露出包扎好的伤口。“等他自己愈合太慢了。”
青峰看了他一眼,挠挠额角,“我只学过外伤急救……不会缝针。”
“嗯嗯我知道!”他点点头,“我很感谢你啊!要不是你,我可能现在都还躺在巷子里的哦……哎,这么一想感觉好惨哦。”
青峰看着他的眼睛,眼瞳中流露出很真实光泽。他真的没在意自己把他的伤口处理得这么粗糙么?有点意思啊这家伙……
“所以,你就是专程等着和我说这句话的?”
“不是哦……”
啊勒?怎么不按常规出牌?
青峰看着他。他耸肩,“冤有头债有主嘛……”
“哈?”青峰一顿,“那你的债主也不该是我吧?”
“但是我现在很惨啊,受伤了生活都不方便的,你好人当到底嘛……”他一副可怜相的看着青峰,突然又自顾自的笑了起来,“……我开玩笑的,你别介意啊!”
“进屋!我不喜欢站在外面说话。”青峰说着拉开门。
“喂喂!你真的不怕我是坏人?”
“进屋再说!”青峰一脸认真。
进到屋里并不很陌生,因为茶几上的陈设还和自己离开时收拾的一样,换句话说,就是压根没动过。
“先坐。”青峰招呼着,转身去了厨房,“要喝点什么?”
“随意。”
“有啤酒、咖啡和矿泉水……你现在好像只能喝矿泉水吧,”青峰边说边翻动着冰箱,“哦,有牛奶!”
这恐怕是鬼手去买的吧?上面还贴着24小时便利店标签。而且,自己很久都没有往家里添置过吃的了。
“好啊,谢谢!”
很快,青峰就把热好的牛奶端过来,自己则喝着一杯蓝山咖啡,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
“你现在身体好点了吧?”
“嗯嗯,好了!谢谢你关心我!”黄濑喝了一口牛奶,看着青峰,“其实我有些好奇,你怎么会救我……”
青峰抿了一口咖啡,“只是正好经过而已。”
“那么,那些人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他们?非法持械,还伤人。听到我的脚步声就吓尿了,还有空对我做什么。”
黄濑笑笑,“听你这么一说,我才是弱爆了呢!”
“你当时已经没什么意识了。”
“不啊!我看到你的手了……”
青峰看着他,顿了顿,又喝了一口咖啡,“话说,你是怎么招惹上那种人的?怎么看都是暴走族吧,那群混蛋。”
“因为之前就有过小摩擦,这次是寻仇的。”黄濑一脸淡然的摊手,“救了一个被他们欺负的人,顺便狠揍了他们一顿。这次因为发烧就打不赢了呢。”
“救人?!”青峰一愣。看来会干这种八婆事情不止自己一个啊,稍微平衡了一点。
黄濑点点头,“一个身材很好的萌妹子。我也只是顺路罢了。”
“妹子?!”青峰继续愣。
为什么同样是顺路救人,别人就会捡到妹子,自己却捡到这么大个的男人?
“是啊……”
“所以这妹子现在成你的了?”
“没有没有!话题不要突然神转折嘛,”黄濑端起杯子,喝完了剩下的牛奶,“妹子当然不会像我这样厚着脸皮赖上恩人的呀!”
“捡来的猫要自己养,这种道理我还是知道的。”青峰似笑非笑的瞥了黄濑一眼,拿过黄濑的空杯子,起身去了厨房,把剩下的牛奶也倒进杯子里。
“诶诶?”黄濑有些不明白的看向厨房的方向,但是里面没有任何解释。
青峰一出来就正对上黄濑那张求真脸,“怎么了?”
“没、没事……”
“名字?”青峰把牛奶杯递过去。
“诶诶?”黄濑继续一脸疑惑。
“我在问你的名字。”
“我叫Kevin。”黄濑很顺口的回答,并伸出一只手示意要握手。
而青峰却眯起眼睛看着他,没有动作。“不老实……”
黄濑一脸冤屈,“我是混血啊,是外文名很正常的吧?”
青峰不置可否的看着他,扬起嘴角,“My name is Panther.”
“你才不老实吧?”黄濑打量着他的笑容。
“我不介意你和我交换啊!”青峰继续张扬的笑着,“名字换名字。”
黄濑抬头看着那张笑脸。
有些愣怔……
#(彩虹)
于是,用黄濑的话来说,他是真的讹上青峰了。不过,青峰那边似乎还真是对“捡来的猫要自己养”有了一定的觉悟,黄濑这样不明不白的住下来,青峰也全都默认了。
之前的聊天虽说挺顺其自然的,但能聊的都聊完之后,两人这莫名其妙的相处模式就使得情况变得十分尴尬。
现在都处于待业状态的两人,出门的时间也比平时少很多,无形中使得面对面的时间增加了不少。
两个大男人整天没事可做偶尔出门的样子,简直是逼着对方怀疑自己的身份。哦,话说回来,两人的身份本来也不明朗……
“话说……Panther……”黄濑眼神空洞的随意换着电视频道,对任何节目都没有兴趣,懒散的语调打破了一上午的沉寂。
青峰倚在阳台的玻璃隔断上,周身云雾缭绕。因为无聊,他刚刚才在阳台上折腾了一百个俯卧撑。所以看起来更是一脸懒散的样子,咬着烟看向黄濑,“嗯?”
“我就是随便问问哦……”黄濑放下遥控器看向青峰,“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因为……你好像都不用去上班的样子。”
“啊?当然是要去上班的啊我……”青峰说着走了进来,扔掉抽了一半的烟头,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接了一杯水灌下去,才又继续说,“不过现在待业了。”
“啊?待业?好残酷!”
“也不算残酷吧,”青峰耸耸肩,“接手的事情没办成,受罚是应该的。”
“咦。。。”黄濑皱眉,“听起来像是搞传销的皮包公司没有发展到下线被待业了一样!”
“脑子里想什么呢?”青峰无奈的看了黄濑一眼。
黄濑摊手,“那Panther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给国家打工的,普通公务员而已。”
“好吧。”黄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青峰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
其实在黄濑的意识里,他并不觉得Panther说的是实话。首先,他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呢,当然,之前说好这是可以交换的,却还不到黄濑觉得可以交换的时机。黄濑只是觉得疑点在于Panther的职位。
黄濑相信他在为国家做事,大概除了自己这类人,其他人都可以说是在为国家做贡献呢吧。公务员的话,之前见到他都是西装笔挺的,的确也符合公务员的形象。只是这个待业嘛。。。恐怕是说辞吧。眼前的Panther因为刚刚在运动所以换了浅灰色的工字背心,露出结实的手臂线条,精壮的胸肌和腹肌也是能看出来的。
不是都听说,听说某人说,现在的公务猿都是半秃脑袋啤酒肚么?看Panther的身材肯定是一直锻炼的。
又注重身材,又能不去上班。所以,黄濑在心里默默认定,Panther应该是上班都刷脸卡的BOSS级别人物。
“你呢?”青峰的声音打断了黄濑的出神。
“我?”黄濑看着放下水杯走过来的青峰,“我当然是无业游民咯。”
“哦?”青峰扬起眉尾,不置可否的浅笑了一下。
“Panther你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青峰说着转身去了卫生间洗脸。
青峰只是随口问问罢了,实际上他对正真的答案没有多大的兴趣。作为一名经验老道的执行科长官,察言观色的事早就熟练了,就更不用说最基本的推理能力了。
Kevin在随口说谎青峰是知道的,他不介意,或者说他不在意。Kevin的说话方式更像是已经习惯了这种答话模式,跟谁都不会说实话。但是,这与他的眼神并不相符。
和自己对视说话的时候,青峰能感受到Kevin眼中那种纯粹的真诚的光芒。
说谎很容易,要伪装眼神却很难。像Kevin这样的人要伪装眼神或许不难,但是他没有。
所以青峰也不深究他说的这些话。
洗掉脸上的汗水,青峰回卧室换了一身衣服。不再是之前那种一本正经的西装革履,是一身休闲的私服,墨蓝色的外套上还有帽子,意外的有些可爱。
黄濑看着从卧室里出来的人,“Panther要出去么?”
“嗯。”青峰点头,“你呢?”
“我啊。。。”黄濑想了想,“你大概多久回来呢?”
“应该会吃了晚饭再回来吧,怎么了?”
“没什么。那么我也出门吧,”黄濑从沙发上起身,身了个懒腰,“我会在你回来之后再回来的,不用担心啦!”
青峰点点头。看来,察言观色这种事Kevin也是很擅长的呢。没有说要青峰给留钥匙,倒是主动的说要出去。真是,蛮可爱的家伙。
随后两人就一起下楼,还一起去了停车场。在此之前,青峰并不知道Kevin再次回来是有开车来的,况且还是一辆panamera。这样一来,黄濑说生活很惨无业游民的谎话也全都不攻自破了。青峰是一直无所谓,但黄濑看起来也完全不担心谎言被揭穿,何况像黄濑这样精明的人,真打算隐瞒什么也不会说这么没有逻辑性的话。所以,青峰更加不会去说破了。
在停车场分开后,两人就驾车去了不同的方向。
黄濑去的方向是池袋。通常来说,他去池袋也只会去一个地方,那就是绿间的咖啡厅。
去给伤口换药只是顺便,通常包扎好了伤口确定不会感染,黄濑就不会再理了。
所以他现在去的主要目的还找高尾。
他和高尾之间还有一场交易尚未完成。
那天送走Null之后,通过电话达成的交易:黄濑想要高尾提到过的,完整版的体内追踪器信号模拟器。
“你要完整版的?意思是你打算经常用了?”高尾才知道这个想法的时候很惊讶。原本是黄濑说要去不想被人知道的地方处理私事,高尾才答应这笔生意的。由于黄濑催得紧,所以高尾匆匆交货的时候才顺口说可以做得更好来挣面子,谁知道黄濑就把这话听进去了。
回应高尾的只是黄濑不置可否的笑声。
“你想干什么?”
“这就是个信号模拟器吧,小高尾?没有扫地洗衣做饭的附加功能的吧?”黄濑仍是一副玩笑的样子。“所以我当然只是需要这样的功能咯。”
“我的意思是你想掩饰怎样的行踪?”高尾继续严肃的提问。
“喂喂,小高尾未免太敏锐了吧?没有想特意掩饰什么啦。”
“胡说八道!”高尾白了他一眼。“你们那个整天阴笑着的Leo多恐怖,你难道不是更清楚?你想背着他干什么?你不怕他发现啊?”
“真的没想做什么啦!”黄濑一脸悠闲的摊手,“或许只是一直做听话的好宝贝觉得无聊了吧?”
“无聊!?”高尾简直快被这种理由气晕过去,“我告诉你哦,这个模拟器的代码是用置换密钥加密的,对Leo那种程度的骇客来说很简单的。只要他足够细心就会发现你在用这种东西。”
“Leo他不会有空管这个的。”黄濑给高尾陪笑。
“你要是真的不想再被监控,大可以让我给你做个手术,把体内追踪器取出来!”一旁的绿间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
这下黄濑的笑容倒是收敛住了,摇头道,“这就不用了小绿间,我又没想过要背叛组织,而且我也没有理由做这种事。所以我也不会乱惹麻烦的。”
“话说,你今天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绿间盯着黄濑,标志性的动作推眼镜,然后又看向高尾确认,“是吧高尾?”
“小真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诶!”高尾向来都很配合绿间的,“说说看啊小Kevin,有什么事发生吧?”
“我能有什么事啊?”黄濑赶紧比了个打住的手势。
“骗人!”高尾笃定道,“笑得跟要发芽似的……”
“真的没有!什么都没有!”
#(彩虹)
在黄濑的威逼,不,主要还是利诱之下,高尾总算拼了命的把那嘴贱才说出去的“完整版”搞定了。
完整版的信号模拟器塞在一个小黄鸡造型的塑料摆件里,从外观上来看基本不会起疑。可以充电使用,断电的情况下还能续航36小时。并且能远程切换启动键。模拟器打开的时候,是完全追踪不到黄濑身上的信号源的。如果需要切换到黄濑真正的行踪,远程关闭信号模拟器就可以了。高尾特地编写了手机插件,让黄濑可以用手机远程控制。
用高尾的话来说,他很久没有这么拼命的燃烧过脑细胞了。不过看着滚进银行账户的那串可爱到不行的数字,也算是值得了,更何况还附赠了一串听起来超级受用的奉承话。
黄濑捧着那坨塑料小黄鸡,心里开心得很,所以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酸得呛死人的话给高尾乐一回。
最后两人被绿间的白眼攻击的受不了了,黄濑才抱着他的塑料小黄鸡滚走了。
回到家,把信号模拟器按高尾口述的安装说明装好。又打开电脑录制了一周的视频日志保存在邮箱的草稿箱里,设置了定时发送。这就是科技带来的便利吧,能配合人类一起撒谎。只要Leo不往这方面起疑,或许事情真的能隐瞒很久。
关了电脑,黄濑起身去翻了翻衣柜。把自己平时喜欢的私服都拿了出来堆在床上,又拖出一个蓝色的小行李箱。
这时黄濑才突然愣神的在床边坐下。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到底想做什么,自己真的清楚么?
大概是不清楚吧,兴许真的只是一时兴起,头脑发热。因为别人救了自己一命,就厚着脸皮干脆的赖上那人,甚至是要收拾行李带过去的地步。
这完全不像是自己会做的事。
然而事实上自己已经在做这样的事。太荒唐了!黄濑自嘲的笑笑。
就是因为那时候,最后一眼看到的那只手,正好和很多很多年前,已经遥远飘渺到与梦境无异的那段过去的某个片段,重合了!这样单薄脆弱的理由?
于是觉得对救了自己的那个男人也感兴趣了?真的是很荒谬!
但是啊,但是……
其实黄濑并不是喜欢给事情找理由的那种人,然而现在他想给自己找个理由。
那个曾经在他乏善可陈的过去中,短暂的照耀了他一次青阳,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湮灭在无人问津的尘封岁月里,未免太不值得……
黄濑偶尔也会不着边迹的想,这个世界上,还会不会有第二束青阳……不,不一定非得是那般闪耀着光芒辐射着温暖,同时又让人安心的青阳,哪怕只是稍微有点光泽,稍微有点温度,而自己也有幸,能瞭望一眼,也就足够了。
所以黄濑怀着这样的理由,突然想留下来看看,那个男人,会不会带有这样的光泽和温度……
坦白讲,黄濑也没抱有多大的期待,只是单纯的好奇罢。毕竟他根本不了解那个男人,或者说,那个男人本身也不是个通俗易懂的人。
昏迷时虽然对那张脸有些印象,但并不真切,在门口等到他的那一刻才算是真正看清楚了他的样子。比印象中的严肃很多,眼神中带着天生的高傲,却又透出明显但不违和的慵懒。简单的聊天几句后发现,他的脾气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但他确实话很少,而且不怎么爱笑。
这样的人要是能开怀的大笑一次会是什么样子呢?
会灿烂到有光泽么?
当黄濑带着这样可笑的理由,和塞满了小行李箱的衣服以及一些常用物品回去的时候,青峰已经在家了。
来开门的他换了一身宽松的居家服,才打开门的时候楞了一下,扫了黄濑一眼后,动作非常自然的接过黄濑手里的箱子。
“吃过晚饭了吗?”青峰问道,提着箱子进屋。
“嗯……唔……”黄濑没想过迎接自己的是这样的场景,看着眼前人的背影,支支吾吾没说出个答案来。
“你回家了?”
“嗯,是啊……”
“先帮你把这个放去卧室吧,等下再整理。”
“嗯,好……谢谢Panther……”
也许是因为明白自己的心里存在的脆弱又可笑的理由,面对这样什么都不问,只是默默的接纳了自己的Panther,黄濑反倒不能从容了。
“刚刚问你吃晚饭了没?也不回答我。”青峰放好了行李箱,倚在卧室门口看着黄濑。
黄濑避开不小心与之对视的目光,“嗯……还没有。”
“哦,那正好一起吃吧。”青峰说着迈步朝厨房走去。
“但是,Panther你不是每次出门都会先吃了晚饭再回来的么,而且现在已经过了饭点了……”黄濑愣愣的跟上青峰。
青峰把扔在橱柜上的食物从袋子里拿出来,放到餐桌上。
“今天没有吃,回来得早。叫了外卖,两份。”
“是还有我的份?”黄濑有些意外。
青峰拉开椅子,看了黄濑好一会儿,才“嗯”了一声坐下。像是要说什么又没说出来。或许只是突然想到这家伙可能也没吃晚饭吧。
“谢谢Panther!”黄濑扬起那一张标志性的笑脸,拉开餐桌对面的椅子坐下。
之后便是安静的用餐时间。
黄濑一勺一勺的往嘴里送饭,眼睛是不是瞟一下对面坐着的人。青峰把手机扔在桌子上,不断发出的滴滴的信息提示音,算是餐桌上除了咀嚼和勺子滑过餐盒之外唯一的声音了。
终于在响了十几声之后,青峰一脸忍无可忍的表情,抓起电话,拨通了号码。
那一边才接通,这边的青峰就不爽的吼道:“死老虎你给老子安静一下好么!烦死了!再烦你明天别想找到老子了!”
然后对面似乎道歉了一通,青峰才稍微缓和了一点,“让我安安静静的吃个饭!啰嗦死了!”对面又说了几句什么,青峰没回答就挂断了电话,嘴里嘟囔了一句,“Bakagami!”
“是Panther的朋友?”黄濑看青峰还在一脸不爽,出言缓和气氛。
青峰把手机扔回桌子上,看向黄濑时神情已经恢复成平时的样子,点头道:“也是同事,笨蛋一个。”
黄濑只是笑笑,继续吃饭。
“话说……”
“怎么了,Panther?”黄濑抬头看着青峰。
“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没有啊。”
青峰低头吃了一口饭,不经意的说,“要是有话想说就直接说好了,你一直在看我。”
“没……并不是……”黄濑摆手否认,视线对上那双靛蓝色的眸子时,又立马躲开了,“唔,Panther这个饭很好吃!”
其实只是最普通的外卖套餐罢了。
其实他没说错。
其实黄濑只是没勇气问出口罢了。
想问自己这样提着箱子又继续回来的事情是不是太过分了,最终还是没能问出口。
反而是青峰为了验证自己没有看错“今晚Kevin就是一直盯着自己看”这一严肃命题,而做了也许是他这一生最蠢的事情。恰巧黄濑也觉得,这是他这辈子配合过的最蠢的事情。
两人各自占领沙发的一端,开始比赛谁先眨眼谁就输的游戏……

By 傀栀疋

【TBC】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