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ing Sugar

【青黄】杀破青阳的光辉


第十一章 [下]

烧退了,伤口也处理好了。早上起来,黄濑觉得自己总算找回了半条命。
不过他也突然想起一件麻烦事:每天都要做的视频日志,这几天一份也没交给Leo。而且那天晚上出去买体温表的时候自己没有带手机。失联这么久,就算是Leo也会对自己发飙的吧?

匆匆和绿间高尾打了个招呼,黄濑就忙着赶回去。

抱着必死的心态,黄濑打开了电脑和手机。意外的是,邮箱里没有Leo的邮件,未接电话列表里也没有Leo的号码。

这不管不问的态度,没让黄濑觉得轻松,反倒是让他紧张了起来。

黄濑赶紧坐到桌前,发给Leo一个视讯通话。

通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嗨!宝贝儿!”Leo今天穿了一件亚麻色的针织衫,端着一个咖啡杯,脸上还是那一贯的闲适笑容。“怎么?终于是消气了么?”

这话问得黄濑有点不知所措,“小里欧的意思是……我不太明白呢。”

Leo把身子朝前倾,挑起眉尾,“不是在生我的气的话,那宝贝儿你现在告诉我,你这几天都去哪里了?做了什么?我可是一无所知哦。”

“先说好哦,小里欧,我可没有生你的气。”

“哦?”Leo坐回原位,喝了一口咖啡,“那是什么原因呢?”

“因为我这两天受伤而且生病了……”

“什么!”Leo惊讶的放下杯子。

“是真的!”黄濑站起来,拉起衣服下摆给Leo看包扎的地方。

“我不是怀疑你的话,我是问怎么回事?”Leo收起笑容,一脸认真。

“不过是个小意外啦,小里欧不用担心我。”黄濑笑笑。

但Leo还是那种表情,“把事情说完整。”

“前几天我不小心着凉发烧了,本来想忍忍算了的,又担心小里欧你知道了要痛骂我,我就去买药了。回去的路上因为抄近道,就在巷子里被一群暴走族围住了。我发烧,没力气和他们打,最后就受伤了。今天退烧了,刚刚去缝针呢。”黄濑也是一脸认真的看着Leo,“倒是小里欧,你在生我的气吗?”

“生病了才是更应该早点联系我!”Leo不悦的眯起眼睛,“现在回来我帮你看看。”

“不用了小里欧!我真的没事啦现在!”

“你确定?”

“嗯嗯嗯嗯!”黄濑点头如捣蒜。

“那好吧,你自己在家好好休息哦宝贝儿。不过,不准再出现这种事情了哦。”Leo说着摆摆手,“好了,我去帮Cooper善后债务。”

“嗯嗯,小里欧辛苦了,拜拜!”

切断视频,黄濑松了一口气。他真没想到Leo那边可以这么轻易过关。

可这边刚倒在床上松口气,那边门铃却毫无预兆的响了。

黄濑有些疑惑的起身。会来这里找他的人,一般来说只有桃井,但是最近这几天都没有联系过她啊,那到底会是谁呢?

“请问是……”黄濑从猫眼看了一眼,赶紧打开门。“怎么会是你,前辈!”

黄濑一脸欣喜和意外的看着门外的人。
这个男人比黄濑矮半个头,浓眉大眼,长相属于很干净清爽的类型,仔细看是很帅的,不过咋一看不抢眼就对了。穿着打扮倒是简单大方,又凸显气质。不过要是让木吉那类眼尖的人来看,一定能看出他非同常人的气场。

男人拉了拉脖子上那块堪称是个人象征的灰蓝色围巾,声音显出残破般的沙哑,“Leo让我来看看你。”

看到的男人的外表,配上那样的声音,不由得让人觉得有些疑惑和惋惜。这也是男人为什么一年四季都要戴围巾的原因,他的脖子上有一道很骇人的伤痕。那是很多年的前执行一个SSS级的任务时,被改装过的大口径远程狙击枪擦伤的。好在是经历了多年的训练,身体反应速度很灵敏,才只是区区擦伤,如果是正中脖子或者头部,以那支枪的威力足以把整个脑袋都化成粉末。然而仅仅是这样的擦伤,还是差点要了他的命,不同于命中的恐怕只是这个情况能保住全尸吧。Leo和几个专业医生折腾了六个多小时最后才帮他把命捡回来,不过嗓子也就此废了。

当然,能让Leo这么尽力的原因,是Cooper很看重这个男人。看重到能把他亲自挑选的最后一人--黄濑,交给他管理。这个男人也是现在DF中战绩最高的公爵,被很多传闻黑得不能再黑的“恶鬼”Null。

黄濑才被Cooper选中加入DF的几年里,一直都是和Null在一起。黄濑只知道这个男人姓“笠松”,因为是真心的很敬重这个人,所以才一直很礼貌的叫“前辈”。

Null从黄濑身边挤进屋,黄濑只好悻悻的跟着进去。“什么嘛!只是因为小里欧说的前辈才来啊,我好伤心的!”

“你在电话里不是嚷着要见我?”Null在沙发上坐下,抬头看着黄濑。

“这么说,前辈的确是来看我的咯?”黄濑快速扬起一张笑脸,倒了杯水递过去。

“你怎么样了?好些没?”

“诶诶,前辈怎么知道的……”

“脸色很差啊你。”
黄濑捏捏自己的脸,笑道,“没事啦!已经退烧了,而且伤口也已经缝了针包好了。”

“伤哪了?”

“侧腰,弹道擦伤而已啦。”黄濑指指伤口的位置。

Null白了他一眼,“笨死了!”

“才不是啦,前辈别一棒子打死嘛,只是个意外而已……”

然而Null才不管他解释什么,打断道:“听说你在和Leo赌气?”

“诶!”黄濑从刚刚的撒娇中愣了一下,“谁说的?我哪里敢?”

“当然是Leo说的,”Null一脸认真,“他又做了什么恶趣味的事情了么?”

“也还好啊……我们,被当成刀来用,和当成棋子来用,其实没有什么区别的,不是么,前辈?”黄濑在Null身边坐下,靠在沙发背上懒懒的说着。好像事不关己。身边的人没有说什么,黄濑又自顾自的说,“……我也只是当时有点不开心而已,因为小里欧没有直接对我说出事情的本事,所以心里有点落差,就挂了他的电话咯。”

“还真是笨死了……”Null淡淡的说着,却突然在回来的脑门上弹了一下。

“啊!痛!”黄濑一脸可怜的揉着眉心。

“或许Cooper根本没那么想要那份所谓的SS的文件。”

“但是……我是真的拿到了全额的佣金……”

“那你难道觉得Leo在这种情况下,会允许你被掉包?”Null转头看着黄濑。其实,话说到这里黄濑也开始疑心起来。“他会不管Pearl的擅自行动?又会允许Pearl再失败一次?”

“诶!前辈你是说……”黄濑那时候挂断了Leo的电话后就陷入了失联,并不知道Pearl拿到了真文件却又再度失手的事情。Null耸耸肩,事情太过显而易见。

Leo无论以哪种借口来说,本质都太过昭然若揭。就算让Null来看黄濑的确是目的之一,但其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接Null的嘴巴来告诉黄濑一些他还不知道的事情。

“前辈前几天不也在忙么?消息还这么灵通……”黄濑笑道。

“你记得我从北方回来的那晚么?我打电话告诉你Leo临时给我塞了任务,没办法去找你。忙完这个临时任务后,我接连几天都跟着Cooper东奔西跑,直到今天回来。你知道那个临时任务是什么吗?”Null顿了顿,“让我抢在NEB之前抹杀他们的目标,还让我故意在现场留下刻有我代号的子弹头,作为线索。”
听罢,黄濑笑着摇摇头,“恶鬼的外号,都是小里欧一手刻划的,很一致。

“我想了想,Leo最想让你知道的就是这件事了吧。”

“我有点想不明白,明明我现在正在休假……”

“你是现在公爵级别中唯一一个休长假的人。Leo最担心你会脱节,”Null摊手,“Cooper现在有意无意的做着挑衅NEB的事情,Leo也会害怕Cooper太过随性而牵扯出能毁掉DarkFog的麻烦。”

“啊啊,果然是这样吗?”黄濑叹口气又笑笑,“之前我一直都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呢。”

“所以说,你这几天到底在做什么?”Null突然话锋一转,“和Leo失联的借口,我不信。”

“那好吧……”黄濑耸肩,“反正也不是不能告诉前辈的事。其实……我受伤之前悄悄去了一次神奈川……”

这些前尘往事对他们这种在名义上已经死去的人来说固然是一种牵绊,有害无益的牵绊。但是因为Null的家乡也在神奈川,Cooper挖掘了黄濑之后就直接送到Null手里了。所以关于黄濑之前的所有事Null都是知道的。

也只有告诉Null这些事是唯一安全的。

>>>>>>>>>>>>>

青峰迷迷糊糊的醒来,揉揉因为宿醉而发疼的脑袋。他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因为加厚的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的,一丝光线也透不进来。

起身拉开窗帘,正午的刺目阳光毫无预兆的反射进青峰已经习惯黑暗的眼底。
“啊!!!”青峰捂着眼睛怪叫一声,不爽的把窗帘拉回去。转身打开了床头柜上的台灯。

床头柜上多出一个杯子和两粒药片,杯子下头还压着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字条。

话说回来,昨晚自己一个不爽就拉上鬼手陪酒去了,然后就一个劲的喝啊喝的,然后就什么都记得了。肯定是鬼手把自己弄回来的,还留个字条。

什么鬼,又不是女孩子,竟然还留个字条。青峰虽然在心里是这么嘟囔的,最后还是拿起了字条看了看。

开头是意料之中的冗长的道歉,正式又啰嗦,大概意思就是:明明知道自己家组长大人喝多了,还是留下字条走了是不对的,但是想了想自己的身份并不适合留下来过夜,所以把组长大人照顾妥当之后还是决定走了,留下字条和缓解宿醉不适的药片。

这不全都是废话么!虽然鬼手是这么的细腻,但是青峰也没粗糙到不知道这些事情是鬼手做的吧!

不过这几段也的确不是重点。重点是下方小字写的P.S.

【虽然到最后也没能明白组长您不开心的原因,这么无能实在抱歉。多嘴的想多说一句,您醉了之后一直重复的‘有特么本事给老子滚回来’的话,如果是针对E组的惊雷,请组长消消气。如果是别人,希望您能和对方见上面,把事情解决好。很抱歉多说了这么多,如果是自以为是的说错了,请您无视。】

青峰歪着头想了想,昨晚自己说过那样的话?妈蛋!以自己的酒品,确实有很大几率会突变成话唠的!

不爽的把字条揉成纸团,精准的扔进五米开外的垃圾篓。青峰抓起浴袍往卫生间走,顺便敲定了接下来的行程。

一个小时后。某一间茶餐厅。

“阿……阿大……你不生我气啦?”粉色长发的漂亮女生搅着杯子里的红茶怯怯的问。

“跟你说叫哥哥!”青峰抬头弹了她的脑门。

“好痛!”

“我本来就没生气啊。”青峰说着,顺手舀了一勺冰淇淋蛋糕塞进嘴里,因为很甜而厌恶的皱起了眉头。

“那你那天骂我,不回我电话,这几天都不回去……”

“……忙事情呢。”

“那你今天叫我出来是什么事情啊?”桃井满眼期待的看着对桌那双靛蓝色瞳孔的主人。

本来还以为那天他是很生气才说那些话,才不回去的。今天不管怎么也打电话过来了,应该是没事了吧?哈!

“没、没什么,”青峰喝了一口茶,“就是随便聊聊,问你几个问题。”

“有话直说!”桃井一脸看穿的表情。

“那个……五月,你觉得我怎么样?”

“啊?”

“我说是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桃井虚惊一场的咂咂嘴,继续喝了两口茶,才缓缓的说,“怎么样呢?……处女座、大黑皮、一张臭脸、自负、任性、从来不听劝……”

“等等!你这是在说我?”

“不然呢?我还没说完呢……”

“等等!你给我认真点。”

“小气!没说到优点你就是不高兴了啊?”桃井瘪瘪嘴。“优点嘛……优点啊……等我想想……”

“五月!给我认真点!”

“那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有什么优点啊!”桃井吐吐舌头,“细腻?温柔?除了高和帅,你没有优点了。”

“五月你!果然不是我妹妹!”

“好啦好啦我认真说……阿大你啊,嗯……有责任心,行动力强,而且高冷!”

“算了算了,胡说八道的都是些什么鬼!”青峰不爽的挠挠头发,“我就不该指望你。”

桃井托着腮,认真的打量着青峰,“到底是什么事嘛,你直说好不好?”

“好吧,不管在里眼里我是什么样,你觉得……”青峰双手环抱蹙着眉尖,“我莫名的在意一个和我无关的人,正常么?”

这么八婆?桃井差点脱口而出,好在反应快收住了。转头一想,便立马露出了更加八卦的表情,“让我来猜猜看哦……你最近接到了新任务?要解决一个很厉害的人物。你信心满满的做好了准备,却突然发觉对方是个大胸的萌妹,下不了手了很苦恼,对不对?”

“你脑子里在想什么?”青峰一脸嫌弃。

“不对么?”桃井挠挠脸颊,“那就是你麾下新来了个大胸的萌妹,每天跟着你奔波劳累,你担心人家吃不消,又不好意思问。其实你不用担心啊,阿大,大方的关心人家吧,没准人家……唔!”

青峰挖了满满一勺冰淇淋蛋糕塞进桃井嘴里,站起身就要走,“果然不是你脑子有病,是我脑子有病,才跑来和你说这个事情。”

“等等我嘛阿大!”桃井抽出嘴里的勺子,含糊不清的喊。

“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吃饱了就回去工作……”

>>>>>>>>>>>>>

差不多一下午都是在和Null聊有关神奈川发生的事情,黄濑才算是能稍微发泄一下心里的悲伤,但最后Null还是被Cooper的电话催走了,一直约定的晚饭始终还是没能吃上。

送走Null,黄濑回屋收拾一下桌子。看见还扔在桌上的,之前拜托高尾做的信号模拟器。黄濑想到什么似的掏出手机,拨通了高尾的号码。

>>>>>>>>>>>>>

青峰一路都在腹诽着桃井那个没谱的小丫头片子,说什么洞察力很强,全都是自欺欺人的吧?亏自己还真信了一回,简直是当场打脸。

郁闷的拐过廊角,一抬眼,青峰一下子顿住了。腹诽的话也不知道骂哪里去了……

他家门口,对,青峰确定那是自己的门口。

蹲着个白衬衣牛仔裤的金发青年……

一般见面问候的第一句话是应该说什么来着?

对方看起来也是个很敏锐的人,立马看向这边站起身来。

“等你可真不容易。”

他浅笑着。

正常的脸色,配上那样淡淡的笑容,果然是很好看的!

By 傀栀疋

————————【TBC】[彩虹]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