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ing Sugar

【青黄】杀破青阳的光辉 By傀栀疋


【第十章】

三天后,中午。
一辆金色的保时捷Panamera停在Masterpiece咖啡店门口,正好被出门来拿外卖的高尾碰见。
虽然比起之前那辆总甩在这里的Benz SLS AMG,这辆Panamera不算抢眼。但是从车上下来的人,倒是让高尾有点诧异:
“小Kevin?!”
“中午好,小高尾!”黄濑和高尾打招呼,他穿了一身浅蓝灰色系的休闲西装,看起来十分帅气。
“你……怎么换车了?”高尾看看黄濑又打量起他的新车。
黄濑耸肩,“那辆Benz出了点问题,所以就换了……”
这就是黄濑和Leo承诺过的,会抽空买好的新玩具。纯自费。当然,没个座驾什么的黄濑出门也着实不方便,所以自不自费的也无所谓了。
“哦对了,我的东西准备好了么,小高尾?”
高尾抬头瞥了黄濑一眼,抹了一把额头,“你还真会算时间啊小Kevin,我刚弄好放着就被小真喊出来拿外卖了。”
“那真是太好了,小高尾快把东西给我吧!”
“你就这么着急啊?”
黄濑笑着点点头。要不是因为那天不得已把车炸了,现下身边又没有交通工具,黄濑真的想第二天直接去办这件事。最终,车最快只能在今天拿到,所以黄濑只好强迫高尾今天把东西交出来了。
高尾带黄濑进去,直接去了地下室。体内追踪器信号模拟器的最终成品做出来,是一个圆形盒状物,靠四节五号电池提供电力。本来工艺方面可以更精细一点的,但是由于黄濑催得急,高尾只能暂且实现其功能。反正黄濑说出去不会耽误一天,那几节电池也能撑住就是了。
简单听高尾讲解的了使用方法后,黄濑就急急忙忙的拿着东西走了。
他现在要先把东西放回家里,然后再去办正事。
用高尾的话来说,这个信号模拟器只要一打开,就会开始模拟体内追踪器的信号,发送频率稳定一致的定位信息,而真正的追踪器信号将会消失在电子地图上,直到这个模拟器被关闭或者断电。
黄濑把追踪器扔回家里,就真正启程了。
他要去的目的地在--神奈川。
说起来黄濑有将近十年没有回过神奈川了。黄濑是在东京出生的,但是中间因为一些事情在神奈川生活过几年。他现在只能靠导航先到达神奈川,再慢慢凭着记忆找那个地方了。
其实,在黄濑的潜意识里一直有回这里一趟的想法,但是因为身份的关系,行动也不是很方便,久而久之这个打算在黄濑心里就越来越淡了。如果不是Pearl那天在咖啡馆的突然挑衅的话。
一小时前,黄濑就已经到了神奈川,但是却在居民区迷失了方向感。终于兜兜转转一大圈后,黄濑才发现一个依稀熟悉的路口,缓缓的开车过去,终于在那户人家的门口看见一个“吉田”的铭牌。
就是这里了,这些年来连门的都没有换过。黄濑短暂的在神奈川生活的那几年就是居住在吉田家的。
黄濑把车停好,对着后视镜整理了衣领才下车。稍微考虑了一下见面的开场白,黄濑按响门铃。
电铃很快被接通,对面是个年轻女孩子的声音。挺好听的,但是黄濑却对这个声音没什么印象。“喂,您好!请问你找哪位?”
“这是里吉田家吗?”
“是的,请问您是……”
“那个……我找吉田孝志先生。”黄濑说完,电铃就挂断了。
没过一会儿,大门突然打开,走出一个很清秀的女孩子。
黄濑仔细打量着女孩。她看起来年龄比自己小一点,而眉眼的地方、特别是那双眼睛所散发出来的清澈又温柔的光芒,实在很像记忆力吉田孝志的样子。
“您好!”女孩走到及肩高的铁栅栏前,朝黄濑微微鞠躬,“请问您是哪位?”
“你是吉田美奈吧?”黄濑一脸温柔的微笑。
听到访客说对自己的名字,女孩惊讶的抬头打量着这位英挺帅气的访客,“你……难道是……凉太?!”
“是我!黄濑凉太。”黄濑冲女孩招招手,“好久不见了,美奈!”
“你竟然……”美奈仿佛还没有完全回过神,嘴里叨念了什么之后才对黄濑笑起来,“太好了……父亲说过的话原来真的能实现……”
“吉田叔叔说了什么?”黄濑好奇道。
美奈一脸温柔的浅笑,“父亲说……只要我们不搬家,总有一天凉太你会回来看我们的。”
“还是这个温柔啊,叔叔他。”黄濑感叹。
“果然……就算时间等得那么久,你最终还是来了……”美奈轻声的说着,仿佛自言自语。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黄濑低下头,“……对了,这些年来还好吗?吉田叔叔,还有阿姨还好吗?”
“这个……”美奈的笑容突然从脸上消失,低头想了想,打开铁栅栏,“有很多很多事要和凉太说呢……和我进屋再说吧。”
黄濑点点头。他虽然看出美奈表情的转换,但还猜不到是什么原因。
两人才迈进玄关,就听到里屋传来询问,“美奈?什么事啊?”
黄濑记得这个声音,是吉田阿姨。
“是客人来了,妈妈。”美奈回答。
“客人?是谁啊?”伴随着询问,脚步声也渐近。
出现在眼前的是个消瘦的中年女人,看上去精神和身体都不太好的样子。虽然能看出的五官的精致俏丽,但是一切光芒都已经被与年龄不符的皱纹所遮蔽。曾经及腰的青丝,也杂乱的斑白着,随意的全部绾在脑后。
“阿姨,您好!”黄濑礼貌的鞠躬问候。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家里的气氛很奇怪,却一直不敢贸然发问,只好装作很日常的样子。“您没忘记我吧?我是凉太。”
“你、你说你是谁?”女人眯着老化的眼睛问。
“妈妈,是凉太啊。”美奈走到母亲身边,“黄濑凉太啊。”
“黄濑啊……哼!”女人想起来的点点头,突然嗤笑一声,转身回了客厅。
“妈……”美奈根本来不及拉,无奈的转头看向黄濑。黄濑也是一脸不明所以。“不管怎么说……先到客厅坐坐吧,凉太。”
美奈领着黄濑来到客厅,美奈母亲背对着两人站在客厅,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气氛显得很尴尬,美奈轻轻咳了一声,“凉太你先坐,我去沏茶。”
“站住!”不料却被女人严厉的叫住。
美奈看看黄濑,还是听话的站住了。女人还是那副严厉的嗓音,自说自话般道:“茶水是为受到欢迎的客人准备的。”
这句话的意义是很明显的,黄濑也十分理解自己不受欢迎的原因。“阿姨,其实我……”
黄濑刚想说点什么,女人却突然转过身,眼神极其冰冷的盯着黄濑,“说吧,你们黄濑家的人来吉田家做什么?”
“实在是非常抱歉,是我错了。”黄濑严肃认真的对女人九十度鞠躬道歉,“这些年来都是我做的不对。当年不应该不辞而别,不该从此杳无信讯,也不该拖到现在才出现。虽然听起来像是狡辩,但我真的不想打扰你们的生活,我只是想问候一下叔叔阿姨,还有美奈。”
“问候完了?可以消失了吗?”女人冷声问道。
“可是……”黄濑抬起头,下半句话完全无法出口。因为不需要再询问吉田孝志叔叔在哪里了,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到女人身后的香案。
这个香案就放在客厅的角落,桌上一对白烛,中间一个小香炉和一个小铜铃,旁边还有两束素色的假花,香案前还放着一个圆形的蒲团。黄濑鼓起勇气看了香案上供奉的照片后,身子还是猛的一震。
从在门口看到美奈的表情转变时,黄濑就一直很在意这个家里异样的氛围,但始终都不敢往这个方面想。可事实终究是事实,不是你不去想就能逃避的。香案上的照片里,男人淡淡的笑着,非常非常温柔,和记忆里的没有什么区别……
“怎、怎么会……”黄濑趔趄的走过去,不敢相信自己所见的东西。
“怎么会?你还好意思问我?”女人双手环抱,视线一直跟随着黄濑,“这都是拜你们黄濑家所赐啊。”
黄濑没法在意女人极尽嘲讽的语调,只是呆呆的问,“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凉太君,你倒是有良心啊!真是你们黄濑家一脉相承的。”女人轻蔑的看着黄濑摇摇头,“你离开这里以后还真是一点也没有再关注过你一口一个的吉田叔叔了啊。我就说孝志君是瞎了眼睛才会那么疼你。”
黄濑愣愣的等着女人把话说完,她说的每一句自己都没法反驳。
“不瞒你说,你的吉田叔叔已经去世三年半了。在四年前的那个冬天,死在医院冰冷的重症病房里。”
“怎么会、会病逝……”黄濑的肩膀因为震惊而微微颤抖。
“你觉得一个患有胃癌和失眠症的人,能撑得过几年?”女人少了之前的冷冽,到有点怒极反笑。看着黄濑更加震惊的表情,女人继续道,“你以为这是很意外的事情吗?可是我,很早就料到孝志君的身体会被劳累和疾病拖垮,由你们黄濑家所赐的劳累。你别怪我说话难听,你的母亲虽然也有不幸,但她终究是在那个时候死了,她身后的烂摊子还得由活着的人来收拾,而这个不幸的人偏偏就是孝志君。我想你应该知道你母亲死的时候,破产的雅致背负了多大的债务吧?父债子偿本来是天经地义的,可是你要怎么去还?那时候你才10岁。孝志君不可能丢下你不管,所以为了保住你,为了使你不被债主伤害,我们只能举家从东京搬到神奈川。就算搬了家,债务还是摆在那里。孝志君不得不每天做两三份工作,早出晚归的透支身体来支付债务。就连我们女儿的学费都得觍着脸的和别人借。而你呢,你消失了,凉太君!吉田家为黄濑家弥补了一切,最后你所做的就是失踪十几年?”
黄濑惊恐的听着这一切。事情怎么会发展成和自己想法如此相悖的地步?明明不是这样的才对!
雅致破产后背负的债务数目,是在这几年的暗中调查中才知道的。之前黄濑一直以为,当时把家里的一切财产抵押出去就能够堵住这个缺口的。他知道债务最后清算了是因为吉田叔叔,但他实在没想到吉田叔叔为了这个竟然付出了这么多。而当年黄濑之所以会不辞而别的从这个家里消失,是因为……因为太喜欢吉田叔叔了,所以不愿意吉田叔叔因为自己存在的缘故,与相爱的妻子每天吵架甚至是离婚。那么是不是自己永远的消失在他们眼前,这对夫妻就能回归到以前的状态?黄濑那时真的以为,吉田阿姨不喜欢自己的原因是,自己是突然被带到这个家里来的别人家的小孩。
女人看了看黄濑,又扫了一眼女儿,“我们的女儿很给吉田家争气,也比一般人家的孩子更加努力、更加懂事,但又怎样呢?就算我们的女人再怎么出息又如何?东大毕业找到了体面的好工作又如何?该享受这一切的人已经不在了!就是因为你们黄濑家,孝志君他倾尽一生,最终还没享受过一天安逸的生活,就被病痛夺走了生命。你觉得他这一辈子值得么?难道我们吉田家就活该欠你们,就活该用命来抵?如今尸骨都已化成灰,你才想起来问候他,问我他好不好?你自己说,你对得起从小到大孝志君对你的疼爱吗?”
说到最后,女人忍不住咆哮起来。
从女人开口,就一直被话语震惊的黄濑,承受不住的一下子跪在地上。饶是他成为赏金杀手这么多年,也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脆弱成现在这样的时候。可是他现在真的无法淡然的接受吉田阿姨所说的每一个词。原本以为经过Leo的魔鬼训练后,自己的心脏已经麻木,但是现在黄濑却觉得心脏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拼命的把自己往里面吸。
“对不起……对不起……”黄濑低下身子,一只手拄着地,一手抓着衣襟,按住剧烈起伏的胸口。“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一切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谁要你的道歉?就算你道歉了,又能改变什么?”女人的声音很小,却特别冰冷。
是啊,道歉又能怎么呢?可是,现在的黄濑,除了道歉之外,又能做什么呢?
“你起来吧,孝志君的灵位不需要黄濑家的人来祭拜。对于现在的吉田家来说,只要黄濑家的人永远消失就好了。本来我也没有想过你还活着……”女人说着,语气突然软了一些,“因为是孝志君的遗愿,我才没有带着美奈搬走,希望你不要误会什么。我并不知道,他走的时候还有没有想着你,想着你会回来看他。不过,我想他一直都相信你会回来,你在他眼里一直都是非常好的孩子。也还好就算隔了十几年,你总算是回来了,孝志君最后的心愿算是完成了吧。”
“阿姨……我……”黄濑抬起头。
“够了,别和我说话!”女人皱着眉别过头去,“请你快点从这里滚出去。”
“实在非常对不起……”
“快点离开!”说着,女人绕过黄濑,倍感疲惫捏着鼻梁回房间了。
黄濑缓缓起身,看看愣在原地的美奈,没再说什么,静静的离开了。
出了吉田家,黄濑突然觉得很冷的抱住手臂,但其实今天是晴天,湛蓝的天空只有薄薄的一层云。黄濑抬头看看天空,自嘲的勾勾嘴角。
突然就觉得这天空晴得让人无比厌恶啊……
黄濑回到车里,以15码的速度漫不经心的离开这片居民区。浑身都不舒服,感觉随时都会往后倒下去一样。
没走出去多远,就听见有脚步声从后面追上来,接着自己的车窗玻璃就被敲响了。黄濑赶紧停住车子,回头看。
“怎么了吗美奈?”
“凉太……这个给你!”说着美奈递过一张纸片。上面写着一个地名,和一串详细的地址。
“这个是……?”
“其实我也该向你说对不起的。”美奈低下头,“父亲的病逝并不是凉太的错,妈妈是因为太难过了,才会迁怒于你的。但是,也请你不要怪妈妈。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爱父亲的人,所以这些年来也一直对父亲的离世不能释怀。刚才,看着妈妈对你发脾气,我没能开口帮你什么……纸片上面是父亲所葬的公墓的地址,我知道,你一定有话想对父亲说吧?去那里说,父亲应该能听到。”
黄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女孩,一直在抽痛的心脏仿佛平静了一点。“美奈……谢谢你……”
“对了,应该要问一句本来一开始就该问凉太的话。”
“什么?”
“凉太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黄濑愣住了,看着这个淡淡微笑的女孩,半天终于也挂起一丝笑容,“你和你的父亲,真的非常相像呢美奈。”
“谢谢,我很喜欢这句赞美。”女孩轻声说。
“那么……”
“我最后拜托凉太一件事情。”美奈打断黄濑原本要说的话,“妈妈这辈子最后的愿望就是守护父亲一生,而我也会安安静静守在妈妈身边,所以只要知道凉太你还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好好的生活着就足够了,就请你不要再……”
“嗯,我知道了!”黄濑对美奈点点头,“再见(さようなら)!”
说完,黄濑升起车窗,发动车子离开了。
现在这样才是对大家都好的相处方式吧,黄濑凉太从此和吉田家将再无瓜葛了,这倒是便宜了黄濑啊!那么,就去最后看一眼那个名叫吉田孝志的温柔男人吧。
美奈写的地址非常详细,黄濑没有费什么劲就找到了那处公墓。
把车子扔在停车场,买了一束花,黄濑便去找公墓的位置了。
————————————这是为了炸出黄濑痴汉的边长一更【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