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ing Sugar

【青黄】杀破青阳的光辉 By 傀栀疋


【第七章】
青峰坐在宽大的驾驶室里,慢悠悠的保持着40码的速度前进,心情很好似的用手指敲打着方形盘。
他喜欢车,也喜欢开车。这点,龙王看起来很清楚,所以才让他来做这件事吧。虽然只是追逐一只胆大妄为
的小老鼠。不过,也总好过无所事事的呆在屋子的发呆睡觉。
从NBE总部的地下车库出来大约走了2公里,车载GPRS终于亮了起来:从总部共享的地图。同时车载蓝牙里也
传来一句语言留言:别把我的车弄坏。
这是狐狸的……哀求?
不过,车载地图能准确的共享到这辆车上,也是他的功劳吧?
“还以为有什么新指示呢!”青峰关掉蓝牙。瞥了一眼地图。
小小的液晶屏幕里没能同时显示两辆车的位置,只用一个移动中的绿点代表自己,用一个红色的箭头指向追
击的目标。
现在地图使用的比例尺是1:1km,这面液晶屏能显示出来的是车身方圆5千米的地图,这说明追击目标在箭
头所指方向的至少5千米开外。青峰伸手,十分熟练的确定了自己和目标之间的最短路线。
在十字路口急转弯,青峰驶上地图上用明绿色的画出的最短路线,狠狠的踩下油门。百秒加速仅需要的4.4
秒的BMW 760Li顿时真的化身为一匹香槟色的骏马,绝尘而去。
>>>>>>>>>>>>>>>
“听起来,小里欧很不高兴的样子呢!”黄濑在十字路口无视信号灯,来了个九十度的急转弯,引得横向行
道的两辆车为了避让他差点迎头撞上。
“才没有不高兴呢,只是他们作弊,那这个游戏就不公平了。”
“哦?原来我冒着性命之险完成的事情,在小里欧你眼里只是游戏么?”黄濑的语调听起来有点不高兴。
Leo笑笑,“天大的冤屈啊!宝贝儿你怎么能把重点听在那里呢?我的意思是说……那只凶猛的大坏猫离你
只有两公里了哦!”
“真是快啊!”黄濑弯起一边的嘴角假意感叹,把车速默默提升到90码。
“所以我才说他们在作弊嘛!”Leo倒在自己的靠背椅上,“强制入侵全东京的道路监控仪,只要你发动车
子出现在路面上,就瞬间锁定你。真是非常下血本的捕猎方式啊!”
“也就是说像是在每个下水道出口都放上捕鼠夹以此来捕捉一只老鼠咯?真是十分、非常、极其粗暴的方式
呢!”黄濑轻轻嗤笑。
“宝贝儿,你能换个形容词么!”Leo愉快的笑声里夹杂着些许无奈,“我们宝贝儿可比小老鼠可爱多了…
…不过有一点让我在意的是,这次他们的行动方式和之前有点不一样呢!”
“难道是指挥官换人了?”
“要真是这样,我就得扼腕痛惜了。以前的指挥官可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对手呢!”Leo笑着咂咂嘴。“好了
,下面可不是分心的时候了。小心你的左面。”
Leo话音刚落,黄濑赶紧往右急转,冲进一条单行道。
>>>>>>>>>>>>>>>>
仔细算来,青峰从接到共享地图,到追上目标,也只用了不到6分钟的时间。
本来可以笔直的追上目标,青峰却在离目标只有一个路口的距离的时候,临时改变了主意。笔直的追上目标
确实是最快的方式,但是也只能追在后面而已,这里是市中心的街道,想要超车到前面挡住去路是很困难的,所
以还不如转个方向,从侧面出现,截住他。
“挺灵活嘛!”
青峰勾起一边的嘴角。
明明只差一辆车的车距就能迎头拦住他,但是他却及时的转了一把方向,逃进了一条单行道。
这倒是让青峰的心情稍稍愉悦了些——遇上一只灵活的老鼠!
不过再怎么灵活也就只是一只老鼠罢了,想要陪猎豹玩个尽兴还是不够的。青峰这样想。
虽然有种种不满于龙王那个家伙,但有一点青峰还是必须摸着良心承认的:她很会用人。NEB里最会开车的
,当属总在外忙任务的执行科。而执行科里,每组的组长都是一把驾车好手。若要是在其中找个开快车最好的,
那非青峰莫属了!
私下里火神都曾调侃过,要是青峰不在NEB里呆了,兴许还能去赛道上发展发展。虽说这家伙被吊销过驾照
,因为屡次超速以及非法并道。
追进单行道后,青峰一路死咬对方车尾。这条单行道很短,极快的车速之下很快就穿过去了,一个右转甩尾
,前面的目标斜斜的就冲进一条美食街。
虽然没有硬性规定,但是这条美食街不通车,别说汽车没有就是自行车也没有,因此沿街店家也习惯于往路
面上延展一下店面。看着前面银白色的跑车冲进去,青峰略略皱了皱眉头:不仅灵活,而且狡猾。因为青峰所驾
驶的这辆BMW的车身比前面那辆Benz要宽。它能顺利的挤过美食街的巷子,青峰这边却不一定,经过稍窄的地方
时,难说还免不了刮擦。这样一来,车距岂不是会被拉开很多了。
靛蓝色的眸子突然一冷,右手挂挡,立马加速,死死追上。前面避让的地方,青峰也避让。
美食街在这样的车速下,更是显得十分短。不过,机会也来了。
出了这条美食街就是双向四车道的公路了,青峰便有机会反超对方,从而截住去路了!
青峰抿抿下唇,为这次愉快的捕鼠游戏即将结束而略略感到惋惜。
正想着,前面就传来了激烈的碰撞声,青峰本能的一下子绷紧神经。
一个红色的公共电话亭斜斜的砸过来。青峰赶紧减速,急转了一把方向盘,才算是完好的避开了。
看来,青峰的惋惜来得有点早呢!真有种自作多情的尴尬呀。
原来穿出美食街后,街口就立着一排红色的移动电话亭,前面的家伙转了个方向撞倒电话亭,正好能砸在路
中间。竟然用这种豪迈的方式来阻碍青峰,当然,付出的代价便是那辆价值不菲的奔驰SLS AMG左前车灯粉碎,
前引擎盖也自左向右有不同程度的变形。
还真的蛮拼的啊!难道是被逼急了?青峰咂咂嘴,立马调转车头追上。像青峰这种爱车人士就绝对干不出这
样的事情,在青峰的眼里好车和可爱妹子的大胸部一样珍贵且值得爱惜,啊不对,呸呸呸……
青峰加足马力向前追,但对方显然也是到了宽阔路面想一逃了之的样子。看他这个样子很有可能在下一个岔
口转弯,那样的话就会追到河边了。
>>>>>>>>>>>>>>>>>
“超速警报!超速警报!”
监控仪上面的是两辆飞驰而过的汽车留下的残缺的影像定格,伴随着机械的女声,下方的红色警示灯,一直
闪烁不停。
“真是厉害啊……”屏幕前,一个身着制服的小青年瞪着眼睛小声感叹。
“噗!有没有搞错!”邻座的稍年长同事差点一口咖啡喷出来,指着屏幕差点咬到舌头,“怎、怎么回事?
光天化日就敢公然飙车。”
这里是东京都某交通队的分点办公处。
“平均车速是167码诶!”小青年警/员指着测速仪上的数字说。
警/员前辈气结的白了他一眼后,仔细研究了一下屏幕上定格的图像,“卧槽!宝马追奔驰是什么节奏啊!

“那前辈觉得他们谁会赢?”
“这个嘛……”警/员前辈摸摸下巴,“这个很难说啦!一辆宝马轿车在追一辆奔驰跑车诶……但是它们的
配置上又各自有优劣势。就先说跑车吧,奔驰SLS AMG,V8引擎前置后驱,百码加速也就三秒半左右,标准的优
质跑车。可是对上轿车是BMW760Li啊,宝马7系中的老大,全进口豪华车啊,虽然百码加速要四秒以上,但它使
用的却是V12涡轮增压引擎!知道全世界跑的最快的是什么车么?”
小青年警/员眨了半天眼睛,才小声答,“布布布、布加迪?”
“对!布加迪威龙!”警/员前辈响指一弹,“威龙用的是V16引擎,而这辆宝马就用了12缸,那辆奔驰只是
8缸,威龙的一半。”
“所以说,是宝马会赢咯?”
“笨啊,我不是已经说了不一定么!”警/员前辈叹口气,“奔驰的引擎虽然是差了点,但它本身是两座跑
车,有轻量的优势,所以它百码加速更快,最高时速也在300码以上。而宝马虽然引擎动力强大,但是因为车身
规格很大,又是五座的豪华轿车,两顿多的重量也拖延了它百码加速的时间,而最高时速也只能在250码左右。
鹿死谁手,还得看技术!”
“这样啊!”小青年警/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站起来,“前辈!要不我们来赌一把吧,就赌
这鹿死谁手,怎么样?”
“嘭!”x2
秘制爆栗的响声回荡在办公室里,两位涉嫌聚众赌博的警/员同志顶着脑袋上的双球冰淇淋站着军姿憋着嘴

“上班摸鱼都摸到赌钱了?嗯?”
看着凶神恶煞的老队长,小青年警/员泫然欲泣道,“我错了队长!我错了!我错了!”
“还不赶紧调遣车队去把这两个不要命的家伙拦住!”
“是是是是是是是是队长!”


#(彩虹)
>>>>>>>>>>>>>>>>>
虽然还没轻率到以为一条单行道就能甩掉身后那只大笨猫,但总觉得穿过这条美食街应该就差不多了吧!黄濑这样想。毕竟在自己的估算下,后面那辆较宽的宝马是没办法像自己这样轻松穿过这条美食街的,除非……
“小里欧,我记得街口有移动电话亭对吧?”黄濑看看后视镜问道。
“是呀,怎……”Leo话没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宝贝儿你……难道是想……”
“大概,就是那个‘难道’了哟。”
黄濑一把急转,已然冲向最靠外的那个红色的移动电话亭。激烈的碰撞声过后,电话亭如同黄濑预想的那样砸向路中间。
永别吧大笨猫。黄濑轻蔑的勾着嘴角,回头透过后车窗看着那辆被电话亭堵住的宝马的香槟色车顶。
转过头黄濑正打算逍遥的离开,而身后急刹车的刺耳声响过去之后,是引擎重新启动的轰鸣声。
“原来不是到此结束啊?”黄濑小声说道。
“听上去你很高兴嘛,宝贝儿。”
“我有表现出来么?”黄濑歪歪头,但语调里笑意再明显不过。“嘛,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本来也是值得高兴的事呀。毕竟,我从没遇上能追我这么久的车呢!”
“那我呢?”
“喂喂,小里欧说这个就太讨厌了吧。我的车技明明都是你教的嘛!”
“哈哈,宝贝儿你别突然这么可爱嘛。”Leo大笑起来,语调却透出微微的严肃,“下面,往河边走吧。”
“好的。”
从倒车镜里看着又再度追在身后的宝马,黄濑不禁翘起嘴角加速。
在路口直角甩尾,横向车道的两辆车再次如黄濑的预想般,为了避让而急刹,正好再次巧妙的挡住后面的车。但是阻挡却也只是瞬间的事情,大概是因为刚刚的电话亭时间,这种换汤不换药的小把戏起到的作用也收效渐微。在被惊吓到的车辆反应过来之前,后面的宝马车已经灵活的调转车头,从后面绕过。
黄濑斜穿过对向车道,直接开上河提边铺设着草坪的斜坡。因为是在草地上,车身又是倾斜的,速度赶不上之前,黄濑偏头一看,宝马已经在河边公路的顺向车道上与自己并驾齐驱。
啊拉,黄濑用力呼了一口气。看来,得对身后这只大笨猫的印象做出一点改观了呢!啊不对,明明已经不是大笨猫了啊!
所以说,下面就让我来验证一下,你到底乖顺的家猫、毛躁的野猫、还是真正适合捕猎的豹猫吧!黄濑的眉尖悄悄往内聚拢,慢慢的提速。
不可能乖乖等着被你抓住的!
>>>>>>>>>>>>>>>
跑在自己的顺向车道就是要轻松许多,青峰更有精力密切关注在旁边河堤上奔跑的小老鼠。当然,也观察到那边不着痕迹的提速。
青峰大概猜到他在打算什么,所以这边也在找适当的机会斜冲过去。因为前方不到100米的地方就是桥了,如果他不回到公路上来,就只能去水里了。
正当青峰找准机会一下斜穿过对向车道时,扫兴的事情发生了——警车的鸣笛声已经从后方和侧面的街道传来。呈现半包围式的结构,是想把两辆车一起拦住么?
“妈蛋!条子来得也太快了吧!”青峰不满的一拳捶在方向盘上。还没把车开到尽兴,搅局的小爬虫就出来捣乱了。
NEB的人在任务中是不能与警/察有正面接触的,因为NEB的特殊性质和立场摆在那里,接触引起的暴露所带来的危害有可能是蝴蝶效应。
好吧,既然猎豹不能踩踏小爬虫,那么小爬虫就在后面慢慢追吧。只是,这样一来又给前面的小老鼠逃窜的机会了。
正想着自己下一步应该如何行动,警笛声已经在耳边聒噪。从后方追来的一组警/车紧咬在奔驰的后面,从侧面街道赶来的另一组警/车也朝自己逼近。青峰只好沿着逆向车道往前冲,眼看前面就是桥了,却已经无暇顾及那只小老鼠是打算去水里还是打算和自己一起逆行。
青峰的后车轮刚过了桥道口,身后就响起了刺耳引擎的轰鸣声。不用看,青峰已经听出这是什么动作才会发出的声响——他同时拉下手刹同时挂档加油,180°原地甩尾。
看来真是一只灵敏到不行的小老鼠啊,青峰斜了一眼后视镜,银色的奔驰无视身后几辆呱噪的车子,从容的奔向了河道的对岸。这下可真是南辕北辙了!回头是不可能的,只能赶快去到下面的那座桥,这样才能到对岸去。青峰一把方向重新转回顺向的车道,又开始加速。
不过……那只小老鼠要是跑到对岸后往回走,青峰从前面的桥过去不是在无形的拉开距离么!而且,对方也没道理不往回走啊。现在,只能期望那群专业搅局的小爬虫能有点脑子,派出第三组车队,从河对岸往上追。这样,起码也算是有点用处,能帮青峰省点力气。
>>>>>>>>>>>>>
飞驰到对岸的桥道口,黄濑想都没想就一个直角甩尾,开始往回走。
奔驰SLS AMG的引擎声,加上身后此起彼伏的警笛声,足以震惊了河岸街道的行人,和其他在街上守法行事的车辆。他们有的靠边暂停,有的吓得赶紧减速,不敢挪动。
这倒是方便的黄濑,绕着优美的S线条就从容的穿了过去。
这下,身后的大笨猫要在下面的吊桥才能过来这边,只要轻松摆平后面这堆吵吵闹闹的家伙就可以舒口气了。
“嘛嘛嘛,这群蠢狗是为什么要来参与啊?”Leo无奈的说着,完全感受不到对此情此景的紧张感。
“这是人家的职责嘛。”黄濑抽空回答。
“人民的好战士。”Leo嗤之以鼻的耸耸肩。
“话说……”黄濑似乎想说什么,因为情况紧张又顿了顿,“小里欧你说他们是蠢狗,是在说他们狗拿耗子对管闲事么?”
“诶?”Leo怪叫一声,“我可从来没拿宝贝儿你比喻小老鼠啊!”
“哼!”黄濑懒得斗嘴的轻哼一声,在路口再度直角甩尾。“第三群蠢狗也赶来了啊。”
“这是想把你和大笨猫赶做一堆的节奏么,没脑子!”Leo叹气。
“我才不去那边呢!”黄濑压下牛仔棒球帽的帽檐,忽然把车速提到了210码。
现在黄濑被三方包围,左面和后面的警/车队,右面是追赶而来的宝马以及另一队警/车。
只靠速度来摆脱困扰已经不太可取,那就请你们侧翻的路边歇息一下吧。目前追得最紧的是从左面围上的4辆车,简单改装过的NISSAN(尼桑)。虽说是改装过,可是车辆自身的灵敏度还有驾驶者的控制力都是有天壤之别的,在这样的高速之下,黄濑小小的诡计就能让他们跌作一团。
在丁字路口故意擦边过去,紧跟在后的第一辆车就老老实实的冲上人行道,一辆撞断两根路灯,慌乱的制动后车尾失控横倒在路边,紧接着的第二三四辆也不能在高速之下及时反应前方的变故,果然四辆车一起跌做一堆。
这是黄濑预谋好的事情,没有什么惊喜,倒是车载蓝牙里,Leo一副忧心忡忡的口吻,“啧啧,东京的警/察就这样的水平,还真是让人担忧呐。”
黄濑听罢后轻轻的笑笑,现在的情况没有空给他和Leo聊天。因为刚刚在丁字路口转过弯,之前追在后面的车队现在从左后方追来了。
这一组相较之前略有不同,五辆一队,跑在前面的还是改装版NISSAN,但是后面的三辆却是SUBARU(斯巴鲁)。听说这是专门改装来对付暴走族的,看来性能比起前面NISSAN不止优越了一点点啊。
NISSAN的性能是死穴,依然可以用之前的方法来对付,至于SUBARU的话,暂时走一步看一步罢。黄濑看准下一个丁字路口转弯,可能是高速驾驶带给车轮的损耗太大,虽然后面的两辆NISSAN已经有所防备,可是车身依旧没能控制住的撞上街边的墙角。不过也不出所料的,SUBARU避开了,并且及时掉头,打算绕到前方拦截。
“真是难缠啊!”黄濑舒口气低声埋怨。
“对于他们来说,你可比暴走族难缠多了。”Leo笑道,听起来嘴里好像在吃什么。
“这种程度才不枉费小里欧的亲自教授吧。”黄濑淡淡的回应。
Leo似乎在喝水之类的,急急忙忙的咽下后,突然说:“加速宝贝儿!”
黄濑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用力踩下了油门。
自从这场猫鼠大战开始,最严重的情况恐怕就是现在了:前方至少30米的地方电子升降柱路障正在升起!撞在这种实心不锈钢的东西上,而且还是这种速度,车子飞出去已经算是轻的了吧。据黄濑所知,这种电子升降柱最快能在3秒左右升起大约60厘米的全部柱身,现在能不能赶上还是问题,况且也根本不需要全部升起才行,只要高度超过车子底盘的高度,就能拦下来了。单单只是面对交/警还算是好办,可是后面还有NEB,这种时候落入交/警之手和落入NEB之手也无甚分别了。
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输掉呢?
不想,不会,也不可能!
看着越来越近、越来越高的电子升降柱,黄濑的脸颊滑过一颗汗珠。
车轮刚好能从相邻的两根钢柱中间过去,现在只要保证车子的底盘能够……
“嘭!”
强烈的响声,伴随着钢板被撕裂的声音从车尾传来,车身剧烈的颠簸了一下,黄濑的头顶重重的撞在车顶,幸亏安全带结实可靠,不然黄濑很可能已经撞破挡风玻璃飞出去了。 车身重新砸回地面,黄濑踩了一下刹车,减缓了一些车速,反正后面是不会有车追来了。
“你还好吗宝贝儿?受伤了吗?”Leo的声音有些意外。
黄濑吃痛的揉揉头顶,“我没事小里欧。”
嘛,现在后备箱应该已经破破烂烂了吧。刚才,到底是算赶上了,还是没赶上呢?在最后的一瞬间,升降柱还是抵上了车底,挂住了底盘的边缘,应该是将后备箱的车皮整个的扯坏了吧。
不过,黄濑都这样勉强通过,跟在后面的车就更不用说了。三辆SUBARU是排成直线追来的,事前根本看不到前方地表的障碍物,他们只顾追上黄濑的速度而已。第一辆车是真正的毫无防备,撞在升降柱上后,车尾的惯性把车身反摔在地,后面的两辆车即使立即减速,也没办法在撞上升降柱之前完全制动。
“现在可不是悠闲的时候哟,宝贝儿。”在听到黄濑说没事之后,Leo又继续吃起东西。“跑在后面的大笨猫,应该还没有被你忘记吧?不过,现在来说,恐怕是……”
“……豹猫啊。”黄濑嘴唇翕动,眯起琥珀色的眼瞳,挂档加速。
看来能够再次确定,今次碰上了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了呢!
“小里欧,他距我多远?”
“不到2千米,而且距离正在缩短。”Leo说道,“看来,NEB里的执行官,相当的不惜命呢。”
听罢,黄濑无声的笑着摇摇头,专注于驾驶。让他如此长时间集中精神对付的人,该怎么说呢,想好好珍惜一下。
横穿了三个街区后,宝马已经在自己后方不到60米的地方了。
该怎么招待他呢?如果只是这样执着于速度,油箱枯竭的时候也就完了吧。怎么办才好呢……怎么办……黄濑的脑子的快速的转换着。
“要不要试试前方左转呢?”安静的吃了好一会儿东西,突然出声了。
脑子里迅速跳转的事情太多,黄濑没有判断任何事,本能的转动方向,结果——
车身腾空起来,在空气里悬停了一秒,因为高度的改变,更狠的砸回地面。毫无疑问的,黄濑第二次撞到了车顶。
他刚才冲过的地方是一段阶梯,现在这个地方是一个休闲广场,一块在此区难得的平地。刚刚黄濑走的路其实是一段坡道,所以从这个口进入广场得下一段阶梯。当然,以黄濑刚刚的车速就不能说是下了,应该说是飞。
拜这一飞所赐,黄濑的头顶不仅比之前撞得更疼,落地时更是车头先着地,底盘前段与地面无缝接触,黄濑完全可以想见车牌摇摇欲坠,就连车头的Benz标志也几度变形的样子。
“小里欧!!!”黄濑这次可不能淡淡的说自己没事了。
“失误失误!从我这边的电子地图上完全看不出那里有阶梯嘛!对不起啦宝贝儿!”Leo立马一副投降状。
“很疼啊!刚刚也疼!!!”黄濑咆哮着,按着喇叭从广场正中央的人群里穿过。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在Leo连连的道歉声里,黄濑的耳朵敏锐的捕捉到了身后传来的尖锐的,刹车声。
黄濑不由得减慢了速度,透过倒车镜看看身后的宝马发生了什么。
车技的确惊人,能在左前轮即将超出台阶时及时刹车转向,避免了和黄濑一样“飞”下来的悲剧。当然,在速度和惯性的作用下,车子在原地打了几个转才算是稳稳停下。
他一定狠狠的瞪着自己吧,黄濑想。
不过,他不从这里追过来,那恰好能证明黄濑一直在心里估算的一件事情。既然确定了,黄濑便可好心情的等着他再次跟上了,小猎猫!
“宝贝儿,你现在是打算去哪里?”发觉黄濑没有按照自己预想的路线走,Leo疑惑的问道。
黄濑卖关子的笑笑,“离开城区。小里欧应该懂我的。”
>>>>>>>>>>>>
从GPS的地图显示来看,前面的小老鼠走的路线非常曲折。看样子他挺花心思摆脱身后的走狗嘛,而且效果也不错呢。是个技术够格的对手。
不过青峰这边却走完全不同的战略:他没有任何兴趣愚弄身后多事的笨狗们。愿意一直追着狂吠就追吧,反正最后会赢的绝对不是他们就对了,虽然稍微有一点点感谢最后一支队伍把小老鼠稍稍往回赶了一段距离,但是他们能做到的也就如此了。
下一个街区一定要……
思绪才到这里,本能却率先反应过来踩下了刹车。这个区青峰很少来,对这边的地形也不熟,完全没料到这里还有修建了休闲广场,更没料到的是小老鼠竟然纵身从这里跳下去了。
所幸是技术家才能悬崖勒马,不然以自身2.2吨的车重,只能摔得更惨。虽说之前也不是没有摔坏果那么一辆两辆的车,只是现在这车是借来的,又贵得就算是加上自己的那辆捷豹也赔不起,关键是车主是狐狸,有什么问题青峰很难敷衍。
现今,就算掣肘,也只能优先保护好狐狸大人的车子在考虑完成龙王的任务了。
真是职业,不,乃至人生的一大考验呐!突然就有了竞争局长的动力了呢,真是讽刺。
原地打转停稳后,青峰从后视镜里看看身后的车队,重新调转车头从前面迂回追上那只小老鼠。
追在青峰身后的,是最庞大的一组车队,由四辆NISSAN和四辆SUBARU组成。一路警笛叫嚣,却都被青峰无视了。只不过,小老鼠都已经甩掉的笨狗队,自己再拖泥带水的领着他们跑实在是丢人现眼。
既然无冤无仇,加上青峰今天心情好,那也就懒得刷手段让他们撞墙撞电杆了,只要能哪里来的回哪里呆着就好了。想到这里,青峰点开了车载蓝牙。
“喂?把……”
电话很快接通,但是青峰还没说出个完整的词就被对面打断,“你们可在街上玩了半个多小时了哟!怎么样?这回飙车可还算尽兴呀,豹子君?”
“狐、狐狸?”听到那不正经的关西腔,青峰有点诧异,“怎么会是你?”
“是我不好么?”狐狸笑得很有深意,“还是说你希望接线的人是……”
“没没没!”青峰赶紧否认,“是你最好。帮我把身后这群笨狗赶回他们自己的窝里,没事别瞎干涉,我的头快被他们的警笛声烦炸了!”
“啊拉啊拉,这个事情我倒确实可以帮你。只是……效果好不好我不敢保证。”
“你要是不敢保证效果,我也不敢保证你的车的完整度。”
“好好好,怕了你啊。”在青峰的威逼下,狐狸只能投降。还是这么会威胁人啊,这小子。
“多谢了,前任……队长。”青峰奸计得逞的笑笑,随即挂断电话。
看着GPS地图显示的路线,青峰揉了揉眉心。这只小老鼠究竟在打什么算盘,走这股路线的话,难道是想上环城高速?!为什么非得引自己离开城区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总之是要追着他的,追到哪里算完,这就随意了。
很快青峰追着他来到匝道口,刚要并道,旁边的车子突然违章并道一下子窜到自己跟前。这种从侧面横冲出来的行为可着实吓人,就连青峰也有点诧异,本能使他立马打了一把方向来避让,可违章的车辆还是刮擦到了青峰的前车门。听这声音,大概是一大条刮痕。
火气正往脑顶窜,青峰怒视着旁边的违章车辆:一辆丰田PRADO。如果没看错的话,这是警/用的路障车。路障车通常选用越野车或者SUV,同样经过专业改装,铜墙铁壁,防撞防弹。通常出动前面出现的那几类车没用的话,路障车就会出现,直接把违章车顶翻在地。
说实话,青峰现在面对这个有点紧张。这种东西就像是战略游戏里的T,便宜肉厚,它能随意撞你,你却不敢轻易碰它,因为你值钱且皮脆啊。
不知道路障车的驾驶员在想什么,青峰静静的停着没有轻举妄动。过了几秒,像是很不甘心,丰田PRADO的引擎发出躁动的声响,在匝道口违章掉头,离开了。
用爱车来威胁,狐狸果然就认真多了。
青峰赶紧上了匝道,去追逐那只可能已经逃之夭夭的小老鼠。意外的是,从地图上看,它并没有跑出去很远。难道是在等自己赶上去?够嚣张嘛,莫非是有了必胜的把握了?
有意思!
立马加速后,地图上显示出,小老鼠也在跟着加速,保持着相对距离不变的局势。在平坦的高架上追了大约7公里,小老鼠突然转上了一个匝道,下了高架。
匝道的出口处像是封闭颓废的农村一样,明明离城区也没有很远嘛。走了没多久,青峰明白这里颓废的原因了:可以看到斜前方不远处立着一座建筑,是个废弃的三层楼工厂。这里曾经因为工厂运作而喧嚣过,自然也因为工厂倒闭而变成现在这副废弃的模样。四周的杂草疯长至半人高,枯黄的顶端在野外的大风里摇曳,在此刻已经西偏的夕阳下,透出死亡般的沧桑,就连空气也显得浑浊不堪。
还真像是老鼠会逃窜的地方啊,这不,正在前面一心一意笔直的朝废弃工厂的大门而去。
铁丝网编制成的大门紧闭着,上面扣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大锁,铁门里高高的堆着破旧的木箱和空的铁皮油桶。
明明已经没有路了,青峰这样想,只是前面的家伙却一副义无反顾的样子,毫不减速的冲上前去。
兴许是年久失修,那把大锁已没有看上去那么结实。冲开铁丝网大门的一瞬间,空油桶和破木箱也被撞击力掀向半空,又很快悉数落下,部分砸在奔驰车顶,留下坑坑洼洼的痕迹。
青峰在离大门还有三四米的时候停下了。
看着奔驰甩掉车顶的垃圾,开进大门里。又立即原地调头,抵着刚刚那些被撞的四处翻倒的油桶和木箱,把他们推到铁丝网大门后面。
这意图再明显不过了:想抓到我,就学着我的样子冲进来吧。
青峰看着这一幕皱起了眉头,但嘴角又不自觉的带上了笑意。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发现青峰不会为了抓他而赔上一辆车。
真的是有意思!
奔驰的车门像翅膀一样升起,驾驶人终于下车了。他身着一件黑色的POLO衫,一条鬼洗牛仔裤,挎着个阿迪单肩包,头戴一顶帽檐很长的牛仔棒球帽。看起来像是个大学生。但是,真的有车技这么厉害的大学生吗?
偏下山后的夕阳,给地平线上的山脉描绘出一道金色的边。同样也在这个帽檐遮着大半张脸的、姑且称之为少年的人身后透出金色的光晕。
他朝这边看了几秒,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手里提着他的单肩包,迎着夕阳走去。
“轰隆”一声巨响,他那辆已经撞得残破的奔驰SLS AMG在爆炸声中被火舌吞噬成残片。爆炸产生的巨大火焰,也阻隔了青峰看向少年背影的目光。
只是,青峰眼前还残留着那张尚未被帽檐遮住的嘴唇上,代表胜利的弧度。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