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ing Sugar

【青黄】杀破青阳的光辉 By 傀栀疋


第六章【Part 2】

一天后。
 黄濑和“无冕的铁心”第二次约见。还是不可避免全都按照了对方的意思来。
 于是见面的地点最终定在了一个私立的三流大学的运动场,时间定在了下午三点。
 黄濑身着一件黑色的POLO衫,一条鬼洗牛仔裤,挎着个阿迪单肩包,头戴一顶帽檐很长的牛仔棒球帽。看上去倒还真和个普通大学生没什么区别。不过,走在校园里的感觉对黄濑来说,却十分陌生。他有超过十年的时间没有去过任何形式的学校了。
 沿路上有夹着书小跑的老师,有成群结队准备出去放松的学生群,也有躲在树荫下偷偷约会的情侣。前方的欢笑声有点引起黄濑的注意,露天的篮球场上,有两队男生正在打友谊赛,铁丝网外还有好几堆女生在满脸憧憬的加油助威,顺便相互调笑。
 篮球啊,也是很遥远的事情了。黄濑想着走过去,却没有去到篮球场边,而是在隔开运动场的围栏前停下了。站在这边也能看清楚就是了。
 “来这种地方总觉得很怀旧对吧?”一个声音这样说着,靠近过来。
 黄濑转头看着来人,抬抬肩膀,“我对这样的地方没有回忆。”
 “那稍微有点遗憾呢!”来人笑笑,已经走到黄濑身侧。
 黄濑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一步,正想张口说什么,对方倒是先唱起来了:“「この木なんの木 気になる木」的「木」加上「大吉」的「吉」就是木吉了,然后「铁哑铃」的「铁」加上「平常上班族」的「平」就是铁平了。所以我是木吉铁平,也就是大家通常说的,‘无冕的铁心’。”
 愣怔了好一会儿,黄濑才回答,“你好,我是‘K’。”
 从来没见过这么啰嗦的自我介绍,平常人都是怎么做自我介绍的啊,嘛,槽点太多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话说回来最让人意外的是,出现在这里的竟然是他本尊!而且张口就报了自己的本名。
 该说这个人太没警惕意识,还是纯粹是胆子太大呢?
 不知道是黄濑脸上诧异的神情太明显,还是木吉太会察言观色。黄濑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作为回应,或者吐槽,木吉又笑盈盈的自顾自说起来,“我知道花重金买我的脑袋的人不少,兴许哪天……没准这生意就被你们这类的人给接了呢,但是啦,总不能一直躲着不出门呀,会被憋坏的。我还是比较喜欢出来透透气,晒晒太阳看看蓝天。呀啦,出来转一圈,觉得世界很美好呢!你觉得呢,K君?”
 黄濑转头看着身侧的木吉,他一脸笑容的说得很认真的样子。这么看去,这个木吉长得也挺好看的,虽然不是一眼看上去非常帅气的那类,但却是那种很干净很温柔的帅气。看他脸庞上柔和的线条,是真的觉得世界很美好么?看了一会儿,黄濑突然说:“我的伪装很糟糕么?虽然我一直不太擅长……”
 “不啊,”木吉轻轻摇头,“看上去很不错呢,帅气的大学前辈之类的形象。”
 “那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黄濑突然眯起眼睛。
 “该说是气场?”木吉像是纠结措辞般的挠挠下巴,“我接触你们这类的人太多也太久,在我眼里你们就像自带标识牌,完全不能隐匿到普通人群中。”
 “是么?我也这么觉得……”黄濑淡淡的说。
 “所以说啦,这样也挺好的,不觉得么?”木吉转头和黄濑对视,黄濑却只是等着木吉把话说完,“像你们、或者说我们这类的人……既然脱离了世界,便可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世界了。眼里的世界也美好起来了,不是么?”
 黄濑沉吟了一会儿,耸耸肩,“挺好的观点嘛!不过闲聊还是结束吧,该进入正题了,木吉先生。”
 “对对对,”木吉笑盈盈的把一直提在手里的纸袋递给黄濑,“虽然和K君聊天很愉快,不过我出来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黄濑接过纸袋,往里面看了一眼,是一只牛皮纸的文件袋,封口上贴着完整的密封线。黄濑把纸袋放进挎着的单肩包里,对木吉淡淡一笑:“我也该离开了。”
 “Byebye!路、上、小、心!”木吉一脸温柔笑容,目送黄濑离去的背影。
>>>>>>>>>>>>>>>>>
 说起来,黄濑的伪装其实真的很好,他的身影很快就湮没在下课的学生流中。
 离开学校,黄濑直奔最近的地铁站。话说,刚从DF毕业的时候,是黄濑和社会生活脱轨最严重的时候,那时黄濑根本不敢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地铁这类要自动售票的更是完全摸不着操作方式,所幸现在总算是应付得来了,虽然大多时候黄濑还是喜欢自己开车去。
 黄濑上了地铁,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站着。现在还不是下班的高峰期,所以不是很挤。大约坐了七八个站,黄濑下车,又换乘了另一趟,也不是很挤,但因为是主干线所以人也不算稀疏。最后黄濑在银座駅下车了。
 银座是东京最出名最繁华的商业街,所以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人潮涌动的。穿行于人潮中虽然不是黄濑喜欢的感觉,却是现在不得不做的事。
 换乘了两趟主干线地铁,又在银座兜了个圈子,黄濑估摸着再麻烦的尾巴也应该甩掉了,虽然他不确定真的有尾巴跟着自己,但是也要确保万无一失。
 这时黄濑才放心的去了地下停车场,取走了自己的那辆银色的奔驰SLS AMG。
 现在,需要立即回到DF的总部,才能确保自身、以及手里这份文件的安全。
>>>>>>>>>>>>>>>>>
 “……路、上、小、心!”虽然可能对方已经听不到了,但木吉还是很认真的微笑着说。
 直到那个高挑的背影逐渐被人群湮没到不能辨析,木吉才瞬间收敛起脸上的笑意。
 他笑起来时温和亲切,他不笑时,反而散发出很强的气场。此刻他面部表情,不,应该说深邃的栗色瞳孔透出一丝冷淡。随即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交易完成了……对,就是这个意思……没什么……”
>>>>>>>>>>>>>>>>>
 Pearl难掩嘴角的笑意,愉快的挂断了电话。重新带好头盔,她微微俯下身子,右手扭动了油门,身下披着火焰涂装的“隼”像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
 “情报这种交易啊……不要的不仅仅只是金钱,还有交情。知道么,K?”
 朱红色的薄唇翕动着,说着难以听清的句子。
>>>>>>>>>>>>>>>>>
 “所以说,这只小老鼠现在在哪里?”龙王边问边摆弄着指尖的棋子。
 电话那头的声音说,“我不知道他跑进了那根下水管道,但是他不可能一直在下水道里,因为下水道不通向他的窝。况且要在东京的街头找一辆银色的奔驰SLS AMG,对您来说也只是几分钟的事情。”
 “哦?”龙王轻哼一声,“看来我得在所有下水管的出口前放好捕鼠夹,等他自己撞上其中一个咯?”
 “这对您来说不算是资源浪费吧?”
>>>>>>>>>>>>>>>>>
 “无聊啊——”火神躺在一条藤条摇椅上无力的感叹。
 隔了好几秒还是没有等来青峰的回复,火神只好坐起来看一眼,原来青峰已经在另一条藤条摇椅上睡着了。
 “无聊的话请去楼下装备部兼职怎么样?”幻影如此说着却好心的递过一杯水。
 这里是15层,幻影的剑道场。
 虽然是剑道场,但是幻影却坚定的拒绝青峰在这里练习他那柄堪称杀器,不,就是杀器的鬼丸国纲。所以最后除了喝茶聊天外,就只能搬两条躺椅来休息了。
 其实豹子队长和老虎队长并不是闲散人士,他们接到的任务还没完成,可问题就出在他们手里的这个任务上:考察现场、布置眼线、窃听窃视等一切事物都轻轻松松的安排好了,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那个把娱乐头条和时政头条搅得混乱不堪女人,说消停就消停了。于是也连带着两位队长无事可做。
 不过,硬是要说的话,现在这种闲散的局面也还是有好处的:豹子队长和老虎队长不会因为难以合作的事情内讧,从而导致任务失败。因为任务本身就没有需要他们密切合作的地方。
 正当老虎和幻影就要不要下楼去装备部兼职的事情开玩笑的时候,门被敲响了,进来的是出现率并不高的秘书部部长,一个成熟优雅的中年女性。她手里捧着一个铺有暗紫色天鹅绒布的托盘,绒布上呈着一只信封,封口处印着一枚暗金色的火漆,火漆的图案是NEB的徽章。
 秘书部部长径自向火神走来,火神有点措手不及,从躺椅上蹦起来,等着部长转述什么命令。可是部长什么也没说,让火神拿好信封,就直接走了。
 火神看看手里的信封,又看看面无表情站在一边的幻影,再继续看手里的信封。这封信虽然送得神神秘秘,但是里面装的信件却不难猜,因为NEB里只有一件东西会被弄成这个样子——截杀令。
 可是这边手里的任务还没完成……那么这份截杀令就是……
 正当火神不住皱眉思索着,青峰却被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惊醒了。
 “啧!”青峰揉揉惺忪的睡眼,明显是起床气爆发的造型,皱眉瞪着手机屏幕半天才接电话,“有什么指示?”
 “别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你想要的单枪匹马的机会来了。”电话对面的女人笑意满满。
 青峰一听这个来了精神,火气也消下去,“什么意思?决定给我安排其他活计了?”
 “对,之前没完成的事情你不用管了。现在有一件很需要你、也很适合你的工作。”
 “什么工作?”
 “虽然我不喜欢起司,但我更不喜欢别人动我的起司。”
 听到这种比喻,青峰轻笑一声,“我还以为换个多好的任务给我呢,就这样啊。”
 “可那是一只老鼠。”
 “哦?原来你是怕老鼠,才让我去抓的。”
 “怎么可能怕?只是抓老鼠这种事情不必要我去,我去的话大概是要抓哥斯拉了。”大概是因为心情好的缘故,龙王开起了玩笑。
 “好吧好吧,动了你的起司的老鼠现在在哪里?”
 “大概在某条下水道里逃窜吧。不过它一伸头,我就要你摁住它的气管!”
 “知道了知道了,”青峰从躺椅上起来,不耐烦的语调里隐藏着细微的开心,“记得共享车载地图就行!”
 说着,青峰与火神、幻影挥手示意,便离开了。
>>>>>>>>>>>>>>>>>
 一路上哼着小曲儿,坐在驾驶位上戴眼镜的关东人先生显得很是愉悦。后排座位上堆放着好几只牛皮纸购物袋,是一上午在超市血拼的成果。开着宝马去购物是件愉快的事,在上班时间悄悄开着宝马去购物是件愉快的事,在上班时间悄悄开着宝马去购物还没有被同事发现才是真正愉快的事!
 不过,乐极生悲往往就由此而来。
 刚一把方向转进地下停车场,旁边的电梯就正好开门。随即火急火燎的蹦出一个人来。
 智商与直觉同时告诉他麻烦事要来,正想装作没看见,一脚油门先过去。可对方的眼神也不是盖的,三两步就跳到他车头前,拄着前引擎盖大吼:“狐狸!你回来得正好!”
 被点名的车主不得不降下车窗伸出头和他打招呼,“豹子君啊!这么急躁要去哪里呢?我是不是当道了?马上给你挪开啊。”
 看着黑框眼镜背后的眯眯眼,青峰一个箭步过来,顺手给他打开了车门,“不用挪!车子借我一下就好了!”
 “诶?”狐狸愣了一下,“诶诶?”狐狸又愣了一下。
 原以为是上班摸鱼的事被下属撞破,却原来是要借车?
 “公事征用!公事征用哦!”说着青峰一手熟练的掏出工作证展示,一手伸过去要把狐狸拉下来。
 “公事?那为什么盯上我的车?你自己的车呢?”话虽这么问,狐狸已经自觉的下车让青峰,站在旁边的闲闲的问。
 “正巧遇上你而已!我的车停在里面,不想耽误时间进去,况且也快没油了。”青峰解释着,坐进驾驶室。
 “我来的还真不是时候。”狐狸扯扯嘴角。
 “那我先借走了,用完还你!”说着,青峰升起车窗,一把方向,小范围急速掉头就冲出去了。
 看着自己心爱的BMW 760Li绝尘而去的大车屁股,狐狸大喊,“我的东西还在后车座上呢!”
>>>>>>>>>>>>>>>>>>
 把单肩包扔在副驾座上,黄濑系好安全带,扭动了车钥匙。
 前车灯闪烁了两下,这辆银色的奔驰SLS AMG凭借着优秀的百码加速能力冲了出去。
 刚从地下停车场回到地面,车载蓝牙就响起了。
 “宝贝儿,傍晚好!”还是那股戏谑的、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嗓音。
 这就是使用组织配置的东西的结果:组织给的东西永远都在组织的控制之中。住所在可监控的街道,车子装有车载蓝牙和GPRS,不过,就连成员身上都会植入无限信号传输器,其他的也不算什么监控了。
 “小里欧,你就这么心急么?”黄濑笑笑,转弯并入主干道。“任务完成了哟!”
 “唔唔,不愧是宝贝儿你的效率!”Leo赞叹的轻轻拍手,“你现在在银座附近对么?”
 “是的。我会尽快回总部的。”
 “啊拉,我打电话来,并不是来催你的啦!在回来之前,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哦!不要被后面的猫追上。”
 “什么!”黄濑不由得蹙起眉尖,“我明明已经甩掉尾巴了!”
 “我当然相信你的反追踪能力。但现在的情况不是你想的那样。”Leo仿佛在思考什么的沉吟了一会儿,“你可以轻松甩掉专业的尾巴,但是却甩不掉街上的车辆监控器。NEB可以侵入监控器来寻找你,这对他们来说只是几分钟的事情。”
 “小里欧,帮我定位他们!”
 “我打电话过来就是这个意思。”Leo邪魅的用鼻音笑笑,“黄雀在后的大便宜,怎么可能给NEB占去呢!”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