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ing Sugar

【青黄】杀破青阳的光辉


【第四章】
出了电梯后,桃井情不自禁的蹦哒着往路口走。
路口转角处的7-11便利店门前停着一辆抢眼的宝石蓝的捷豹XF。仔细看了车牌之后,桃井走过去。
车窗果然是半开的,钥匙也没有拔,可见车子的主人并没走远,十有八九是在便利店里买东西。于是,桃井拉开门坐到了驾驶位上。
刚在真皮座椅上找到个惬意的姿势,伸进窗里的大手就毫不客气的在自己脑门上弹了一下,“喂!坐错位子了吧?”
“你就是用这种粗暴的方式和我打招呼的么,臭黑皮!”桃井捂着额头,撅嘴看向车外俯身瞧着自己的高挑男人。
“黑你的头!给我好好叫哥哥,没礼貌的丫头。”青峰蹙着眉尖。
“我才不叫!”桃井别过头,“明明没大几岁。”
“两岁不是大?”
桃井吐吐舌头,扯开话题,“话说,这辆车不是被没收了么,怎么回来了?”
“哦,领导说我这次出差干得不错,就还给我了。”
“哼!明明前天就出差回来了,现在才知道回家!”桃井白青峰一眼。
“你以为回来就完事啦?局里一堆杂事要处理,我是明天特地请了假,才有空回去一趟的,知道么!”青峰斜了一眼,吐出一口烟雾,拉开车门,“挪去副驾座!再耽误条子就来贴罚单了。”
闻言刚打算挪位子的桃井闻着味道转过头,看着青峰嘴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多出的一支香烟。原来把车停在这里是正好去便利店买烟啊!
“戒烟的事情,你一辈子只会用嘴巴敷衍我,是吧?”说着桃井身法熟稔的拿走青峰嘴边的烟,折断的同时顺手抢走青峰手里还没来得及藏起来的一整盒香烟。
“喂,轻点!要折断了,那可是万宝路。”青峰喊着。
“心疼钱还是心疼烟?”桃井仰头看着青峰,“没、收!”
“啧……”青峰理亏,没法反驳,只能干咂嘴。
桃井倒是熟练,没收了烟,又狐疑的去掏青峰的正装口袋。果然有所收获--一只九成新的Zippo。
“新买的?”桃井举着,“没、收!”
青峰瞥她一眼,无奈的长叹一口气,“喜欢就给你吧!反正我还有一个S.T.Dupont。”
“在哪里?快拿出来一并没收!”
“不给看!快点挪去副驾驶,该走了。”
“让我来开吧?”
青峰略略考虑了一下,绕到副驾位上坐下。系安全带的同时还不忘啰嗦,“你给我开慢点知道么!”
“明明自己天天开快车。”桃井小声嘀咕。
“对了,路上去趟超市,买几瓶酒。”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哪次回去不是陪老爸喝到趴的!”
说罢,这辆野性十足的豹子就奔了出去。
采购完毕,这匹豹子再次停下脚步的时候,已然是在写有“桃井”字样的铭牌的宅子前。
这里,就是桃井家。
才迈进门口,桃井夫妇就满脸幸福笑容的站在玄关口迎接回来的孩子们。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桃井先一步进门,活力满满的打招呼。
“欢迎回家!”
提着东西,后一步进门的青峰也挂起一抹笑容,“叔叔阿姨,好久不见,一切都好么?”
“都好都好。”桃井爸高兴得连声回答。
“来阿姨看看我们大辉是不是瘦了一大圈啊!”桃井妈慈爱的伸手摸了摸青峰的脸颊。
“别都站在玄关说话啊,”桃井招呼道,“快进去啦!我都饿了。”
“对对对,今天孩子他妈可是大显身手呢!”
“当然得做大辉最喜欢的菜咯。”
说着,大家簇拥着来到饭厅。欢声笑语的亲切场面,还真是像极了和谐的四口之家。
入座开饭,酒水上好。餐桌上的家庭话题也就此聊开。
问起青峰最近的工作情况,青峰简单答了几句,话题便延展到了下午接到青峰要回来的电话,老两口是怎么开心又怎么忙碌着准备晚餐。而后,又突然说起时间过得飞快,孩子们都长大了,自己也衰老了云云。桃井转眼已出落成美人,青峰也是更加成熟有气质。桃井妈虽然依旧看得出年轻时的美貌与气质,但是岁月多少还是留下了几道刻痕,倒是桃井爸,从前那个温文儒雅的男人,转眼已经成了挺着啤酒肚的半秃老大叔。就连桃井也时常拿自己老爸那越来越向后脑勺看齐的发际线玩笑几句。
晚餐过后,母女两贤惠的收洗之后,就去客厅看电视了。只剩爷俩还在拼酒,又就着酒劲没完没了的瞎侃。
直到凌晨,青峰才终于把桃井爸给喝趴在餐桌上。
早就料到最后会以这种局面收场,母女两对望着叹了一口气,各担其责。
要说青峰这几年的酒量也不是白练的,桃井爸都不省人事了,他脑子倒还半清醒着,只是不太能走。
桃井架着青峰要上楼,但是30多公分身高差使得这个姿势变得很累人,桃井觉得自己八成会被压死。“你好好走,阿大!在楼梯上摔了我可拉不动你!”
“别吵啊,五月!”青峰不耐烦的喊着,事实上他已经在走Z字形。
“别往后仰,会栽下去的!”
“你要带我去哪里?”
“回你的房间睡觉。”
“房间?”
“对!”桃井大喘气一口,“虽然你不经常回来,但是我有经常打扫哦!就是为了你哪天回来的时候有干净舒服的床可以睡。我很贤惠吧?”
不知道青峰听懂了没有,只是听见问句习惯般的“嗯”了一声。
实在腾不出手,桃井只好把门踢开,架着青峰过去,把人往床上一扔。
解下被扯得乱七八糟的领带,用毛巾帮他擦了脸,掖好被子。桃井在床边蹲下,看着床上半迷糊的人,想把今天一直没说出口的话说出来,“欢、欢迎回家,阿大……”
“……叫哥哥。”一句呓语般的模糊回答后,好像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桃井确认青峰已经睡熟,才起身关了灯,离开房间。
合上房门,桃井无力的靠在门上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她现在的心情,很难用简单的词汇来形容。
在那种迷迷糊糊的状态下都不会说出那句话,这家伙啊。也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从他住进这个家起就从没有听他说过那句话——我回来了!
他真的从没把这里当成过是自己的家么?
当然,桃井也知道要忘记自己真正的家人是不可能的。但是……但是至少把这里的人也算作是家里的一员吧,那样的话,总还觉得能有个依靠不是么?
非要这么倔强,倔强的提醒自己已经失去的曾经。
太现实的话,对自己也很残忍,不是么?
然而,比起这个问题,还有一件让桃井更加心情烦躁的事情:她已经不能确定,“他不把自己当成家人”这种事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到底是好还是坏……
满脑子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今晚注定要失眠的吧!
不过也正好,对面房间的家伙喝多了,有什么情况也能及时过去处理。
因为两家的父亲是好友又是同事,青峰家和桃井家的关系一直非常好。两家的夫人也因此相处成了闺蜜,加之孩子们年龄差也不大,就时常待在一起玩,最终变成幼驯染的关系。
青峰从小就好动,所以比同龄孩子高,又总是一脸爽朗的笑容,很招人喜欢。桃井呢,继承了父母长相的所有优点,虽然小巧,但是像个洋娃娃一样可爱。于是,两家大人就总喜欢拿懵懂的孩子们开玩笑。
“小五月喜欢我们家大辉么?”
“唔……喜欢……”
“大辉喜欢小五月么?”
“喜欢!”
“那把小五月接到我们家来给你做妹妹,好不好啊?”
“好!”
“小五月愿意要大辉给你做哥哥么?”
“才、才不要……”小女孩子太害羞,就说了违背心愿的话。
但是年龄差只有两岁的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学校念书的时间还是很多的。
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在天台午餐,已经是最稀松平常的事情。而且,每次桃井和同学闹矛盾的时候,青峰总是第一时间出来维护她。甚至不惜撕破脸皮的和别人打架,制服的纽扣全扯坏了也不在意。那时,他真的好像一个处处维护妹妹的哥哥。
要真是哥哥就好了呢!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样的想法开始出现在桃井的脑海里。
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强烈……
“那个剑道部新晋的主将是叫青峰君没错吧?”初中的女孩子已经是开始喜欢聚起来关注讨论男生的年纪了。
“对对!就是‘青峰’。练习时那种专业又专注的样子,帅得没边!”
桃井发觉她耳边有越来越多这样的声音,她觉得很高兴,所以总是骄傲的告诉别人,“那是我哥哥哦!”
“哇,篮球社练习赛,剑道部的那个主将去参加了!球技真是帅爆了!”
“什么?不仅会剑道,还会打篮球?”
“不知道的会以为就是篮球社的主力呢!”
“全能啊这家伙!”
“那是我哥哥哦!”桃井真的很骄傲。
虽然因为是幼驯染的关系早就厚脸皮的不用敬语了,但是偶尔撒娇的时候桃井还是会喊青峰哥哥的。明明就是哥哥嘛,这么说也没错吧?
青峰高一时的全国高中联赛,他竟然是以篮球社成员的身份去参加。虽然为青峰瞒着父亲参加篮球社的事情捏了把汗,但桃井还是非常想去看看,只可惜那时她忙着上补习班去应付统测,没能如愿。
本来打算赛后拉着青峰仔细复述赛事的,可是赛后一星期桃井都没有见到青峰。当她再次见到青峰时,他浑身湿透,拖着两只笨重的行李箱站在她家门外。
那时青峰的脸可谓是全无表情,但是桃井看到的一瞬间却忍不住哭了。从那一天起,桃井一家人就是唯一能关怀青峰的“家人”了……桃井怎么也想不到,青峰会以这样的方式变成自己的哥哥。
终于是哥哥了,从今往后都会是哥哥了。
但是上了高中之后的桃井,便再也不会主动和别人说那个叫青峰大辉的男生是自己的哥哥。
至于上了大学,便更少有人知道校花有个哥哥的事情。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哥哥。
当一个人静静站在天台边上发呆时,桃井才突然觉得:要是一直都是幼驯染,就好了……
从各个方面来说,都好……

第二天。
把自己灌得不省人事的两位男士,自然是时过晌午才醒过来。桃井昨晚想太多,一直失眠到拂晓才支持不住的睡过去,于是比两位男士起得还晚。
三个睡到自然醒的家伙不约而同的摸到厨房,正好看见桃井妈在来回忙着烧汤。
食物迷人的香气把三人最后的一点困意击碎,精神大振的说道:“好想吃!”
这齐刷刷的口号把桃井妈吓一跳,一手叉腰一手提着汤勺,看着门口那三个睡到炸毛的脑袋,简直啼笑皆非:“还不快去洗漱,晚了我就自己先吃!”
其乐融融的吃过饭,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天就虚晃去了半天。
本来是要出去好好休闲的,现在不得不变成到附近的神社看看,好歹也是绿荫葱茏。
行程敲定,便由青峰驾车带着一家人出发。
一半的路程都是处于水泥钢筋森林里的公路,没什么可入眼的景致。车内又开始聊起天。
“话说,我们五月最近是不是恋爱了?”桃井妈一张口就爆出了重磅消息。
“什么?!”闻言,最惊讶的人居然是桃井本人。
桃井妈瞥了女儿一眼,继续爆料,“前几天明明就是和男人打电话嘛!语气都不一样,温柔的像是在撒娇的猫一样。”
“那是客户啦,妈!”
“我没说你不可以和客户谈恋爱啊,”桃井妈摊手,“不过应该是客户中的优质男人吧?身高就有189哟,简直是模特啦!而且穿衣服的品味也蛮好,那种款识很挑气质的啦!况且,敢找你裁定衣服的人,月薪也蛮可观的样子。”
“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桃井爸一脸严肃,“而且,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啊拉,看一下五月的工作便签就知道了呗。”
“妈!你怎么可以看我的工作便签。”
“工作便签又不是个人隐私,看看怎么了?”桃井妈不在意的耸耸肩,突然伸手抓住副驾座上的女儿的双手,“五月,你要是觉得是不错的男人,就考虑看看结婚吧!”
“谁说她要结婚了?”桃井爸突然炸毛。
“对啊!谁说我要结婚了!”桃井也跟着吼起来,“再说了,阿大……不对,哥哥都没娶到嫂子,凭什么就要催着我嫁人?”
“男孩子和女孩子怎么能一样?大辉这样的放到35岁我都不担心,但是不得不先担心你啊!五月,你到底有没有作为一个大龄女青年的觉悟?”桃井妈一本正经的说。
“妈!就不能换个话题?”桃井蹙着眉毛撅着嘴,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
“先说说看是谁啊?”本来一直在专心开车的青峰突然插了一句。
“阿大……”桃井瞪着青峰小声咬牙道。心说怎么他也八卦起来。
“我只是觉得能被你看上的家伙,应该蛮不错。真的是模特么?”青峰淡淡的解释起来。在他印象里,虽然桃井的恋爱次数屈指可数,并且每段都在短时间内无疾而终,但是追求者们看起来都是些优秀的家伙啊。
“说了那只是客户,到底有没有人相信我!”桃井吼道,“而且……而且,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糟糕!好像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哦?”可是偏偏已经被听见,“是谁啊?”
桃井看着那张专注于开车的侧脸。觉得那从眉骨、鼻尖到下巴蜿蜒出的线条,简直出自上帝之手。
愣神了一瞬间,桃井笑道:“啊拉……骗你们的啦!”
因为桃井的矢口否认,大家也便不再拿恋爱和结婚的事情说笑。
来到神社,沿着绿意葱茏的石阶而上,给山神投了功德。在林子里散散步,鸟居下歇歇脚。安乐的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
刚回到家里,屁股在沙发上还没坐热,青峰的电话就响起来。
“喂,火神?”
“是老虎啊老虎,”对面无奈的更正道,“这是工作号打过来的呀!”
“哈,抱歉没注意看。”青峰笑笑,“有什么事吗?”
“是你找我有事吧?狐狸转告我的。”
“哦,那天我刚回来,想和你说说出差的事情。嘛,也不是什么急事。”
“这样啊。我现在刚回总部呢,正巧就碰上狐狸了。”火神说着,突然咽咽口水感叹起来,“啊啊啊好饿好饿,连饭都没吃上呢。”
青峰觉得好笑,“怎么?要我请你么?”
“确实想宰你一顿。你在哪儿呢?”
“家里啊,”青峰说,“妹妹家。”
“你小子啊……真舒服呢!”
“我今天休息,不回来还去哪里?”
火神叹口气,“得!我还是自己解决吧!”
“你明天在总部么,老虎?”
“在。怎么了?”
“正好,我们明早在幻影的剑道场见面吧。我顺带也要找他。”
“嗯,那好!明早见。不和你说了,我要饿晕了。”
“无底洞。”青峰小声的讽刺了一句,“明早见。”
————————————这并不是青桃的【TBC】

原作链接:http://tieba.baidu.com/p/3385452222?pn=0&
在lofter发是为太太存文+推广,想直接看下去的姑娘直接进传送门吧www 以后发文为了格式的美观标题里不会带上授转,但会附上原作链接,这样可以吗?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