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ing Sugar

【授转】【青黄】杀破青阳的光辉


【第三章】

这几天的天气一直不好,既不下雨也不出太阳,就这么一直阴沉沉的,云层聚集得时薄时厚,让人觉得空气也多少变得压抑起来。
仿佛将要撕裂这沉浊的空气的螺旋桨响声由远及近而来,随之出现的是一架全黑涂装、只在尾翼上喷涂了白色的“NEB”字样的贝尔407型直升机。它选择降落的地方是一幢30层全玻璃幕墙的写字楼的屋顶,而屋顶也确实是一个画着一个巨大的亮黄色图标的停机坪。
一般人光看外观就知道这是政府的建筑,却极少有人知道它属于哪个政府机构。
“国家特别安全执行局”,简称NEB(National Executive Board)。是一个对国民半公开的国家机构,也就是说国民知道国家存在这样一个执行局性质的特殊机构,但是却没法具体了解这个机构真正的职能。而这个薄纱半遮面的神秘机构NEB的总部,正是眼前这幢写字楼。
贝尔407正悬在停机坪图标的上方,试图着陆。距离正在不断的减少着,但是差不多还有2米的时候,机舱内突然飞出一枚燃烧着的烟头,紧接着居然跳下一个人。
来者轻盈的跳出,着地时蹲身缓冲了一下,才悠悠的起身。这是一个身材高挑挺拔的男人,深麦色的皮肤配上一身考究的正装,将他衬托得气质不凡。在螺旋桨巨大风力下,他从容的拍了拍衣袖上的扬尘,提起那只从直升机上带下来的中型商务旅行箱,径直往顶层的入口走去。黑超虽然遮住他的大半张脸,但是唇边那抹傲气十足的弧度却清晰可见。
机师见贵客已经自行跳机并且平安无事,索性也直接调转机头离开。
螺旋桨的声响还未远去,男人刚踏入电梯厢,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掏出手机,不由得皱眉看着屏幕几秒,才接听了电话。“怎么是你啊?”
“下午好啊,豹子君!我想我应该是第一个问候你的人吧?”对面一副愉快口吻,就是关西腔听起来相当不正经的感觉,明明是关东人吧这家伙。
“确实够快的,我才下飞机不到一分钟。”男人略略感叹。
“欢迎回来,出差还顺利么?”
“拿着那么点破经费去干那种累人的活,换你来试试看?要不是局长亲自下令,鬼才会去呢!”男人非常不满的说。
“出差这种事我还是敬谢不敏了。”对面笑了笑。
“你就少来这套了,说这种妄自菲薄的话怪心安理得的!”
对面没有接这个话茬,转而问,“说起来,出差发生了什么事么?听起来你挺不爽的。”
“啊——这个啊,”男人似乎是在回想出差途中的事情,“一切迎刃而解。只是直升机的座位很难坐,距离又窄,我腿长没地方放,你这领导能解决么?”
“唔……贝尔407不好啊?”对面在思量着的顿了顿,“波音AH-64看得上么,豹子君?”
“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就算了,太招摇了。湾流就行了。”
“湾流啊,我也喜欢!那我就等你当上局长时给我调配啊,那时候我愿意为你出差。”对面认真道。
“滚!局长的位子还是你自己去奋斗吧。说到底你给我打电话到底要干什么,狐狸!不会是专门聊天的吧?”
“都说了别叫狐狸,还是Fox比较好听吧。”对面咂咂嘴,“话说你现在在哪儿呢?”
“刚刚出了电梯,马上就到办公室了。”
“那正好,你把上次给的那张专员评价表填好,把回执交去秘书部。”
“什么表?你确定我有?”
“不是吧,你又弄丢了?”
“嘛,桌子有点乱……”男人已经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几天不见愈发凌乱不堪的桌面,连翻动的欲望都没有,“你给招聘个助理?”
“我自己都自力更生,你还指望能有助理?”对面十分无奈的长叹一口气,“算了,秘书部还是我替你料理吧,免得你又捅娄子。”
“别说得一副我总在秘书部捅娄子的样子好么,死腹黑!”
“我切开一定比你白啊。”对面玩笑一句后,突然严肃起来,“我还有一件真正要紧的事告诉你:龙王找你,让你回来后立马去找她。”
“什么!这个空降兵又找我?什么事情啊?真是个麻烦的女人。”
“谁知道,我可救不了你,我已经被她指派去横滨了。”
不想吐槽对面那个关西腔的忍耐底线,男人叹了口气问,“老虎在总部么,我有事情要和他说。”
“老虎君的话,估计这个时间段的去向只有局长大人才知道哦。”
“啧!这家伙……”男人咂嘴,“那么幻影呢?我想先去他那里取我的太刀。”
“我可不擅长找幻影君。”对面连忙声明道,“一定要记得去见龙王啊!人总是要直面内心恐惧的,豹子君!”
“谁怕她了!”虽然知道只是激将,男人还是准确的被激到了,“……知道了,我会去的。真是麻烦死了!”
“那就好。好了,我这边时间也差不多了,回头见!”
“嗯。再见!”说着男人切断了电话,烦躁的揉乱了后脑勺上藏青色的发丝,向着所谓的“龙王”的办公室而去。刚刚回来就要去对付她,这叫什么事啊!

【续.第三章】

池袋这样的繁华地段出现一辆银色的奔驰SLS AMG并不算是什么值得驻足回首的事情,但是如果这辆车停住以后,掀起来的车门下出来的是一个高挑的金发美男,那就值得停下来关注一下车子还有车子的主人了,对了,还有这金发美男即将要进入的小店。
【Masterpiece】是眼前这间咖啡店的名字,招牌是个木雕牌子,文艺却又中规中矩。立在池袋街头虽不是多不起眼,却也只是和谐的融入在繁华背景下的一部分构图罢了,完全不像周遭店面那样标新立异的招摇。大概是像店主本人一样,把本分做到最好,静待客人光临即可。
黄濑把车钥匙塞进口袋里,推开了挂有“正在营业”的木牌的店门,悬挂在门口的小铜铃轻声作响。熟悉的旋律即刻扑面而来,还是那首一直循环播放的Madonna的《Masterpiece》,正是店名。
店主站在吧台后仔细的用纯白的手绢擦拭着杯子,听到客人进来也没有立刻分心顾及,只是礼貌性的说:“欢迎光临,想要喝点什么?”
黄濑扬着一张明媚的笑脸,走到吧台前,“随便什么都可以哟,小绿间。”
“你怎么来了?”听闻这语调和口癖,吧台后的人才抬起头,眼底滑过一丝意外。
“我也是你的客人吧?”黄濑笑着歪歪头。
绿间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有几次是来喝咖啡的?”
“今天啊!”
冷哼一声后,绿间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端给黄濑一只杯子。
黄濑愉快的接过,看都没看就往嘴里送,吞下一口后,眼睛都睁圆了。咽下后,才一脸委屈的端详起手里的杯子,“就、就一杯白开水……”
“不是你自己说的随便么。”绿间斜了他一眼。
黄濑委屈的瘪瘪嘴,放下杯子,突然想到了什么的看向绿间,“说起来,怎么今天没有看到小高尾?”
听罢,绿间低头对旁边的手机说道:“高尾,有人找你。”
“是是小真!马上就上来。”免提状态的手机喇叭里传来如是的声音。
“喂喂喂,你们两个不至于这么黏腻吧?”黄濑一脸嫌恶看着绿间,“在一个屋檐下还要打电话。”
“少给我误会了!”绿间的脸一下子黑了几度,不满的推了推眼镜说道,“是高尾这个疯子昨晚又突发奇想的编了个代码要桥接卫星电话,非叫我陪他试用,仅此而已。”
“这样啊!小高尾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呢!不过,小绿间你每次都陪他一起疯,也够厉害的!”黄濑只顾着感慨,完全不在意绿间脸色的变化,过了一会儿才想起今天跑到这里来的真正目的。“啊!那什么,其实我今天来并不是来找小高尾的啦!”
“这么说未免太过分了吧?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么?”一阵怨念在身后响起。
黄濑回头看到地下室的门前已经站着一个人,正不满的环抱双手看着自己,“亏我特地放下手里的事情忙着跑上来。”
“小高尾,好久不见!”黄濑一脸灿笑的打招呼。
“好久不见,小Kevin。”高尾冲他挥挥手朝这边走过来。
“那个……其实我并不是那种意思啦!”黄濑摆摆手连忙向高尾解释起刚刚被误会了的话,“见到小高尾,和小高尾聊天都非常愉快的啦。我刚刚的意思是,今天特地来并不是想麻烦小高尾……”
“那你是特地来麻烦谁的?”绿间面无表情的结果话茬,手上仍然自己的擦拭着杯子。
这样一针见血的犀利,黄濑也差不多学着习惯了,脸上的尴尬一闪即逝,倒是厚脸皮的凑过去,“当然是你咯,小、绿、间!”
“嘁!”绿间哼一声,“是谁之前还说今天是专门来喝咖啡的。”
“嗯嗯!我没有说谎哦!”黄濑点头,“专门来喝咖啡,顺便,顺便麻烦小绿间而已。”
“要喝现磨咖啡去对街的店,恕不奉陪!”
“看在小绿间招待的份上,白开水也能接受啦,”黄濑说着笑容敛起一半,“倒是有件事情想咨询小绿间。”
“又是什么麻烦事情?”绿间不由得皱眉看着黄濑。
“不是麻烦的事情。只是,我最近睡得很糟糕,总是梦魇……”
“诶诶!之前小Kevin你不是说好容易有休假,终于能放松睡个安稳觉了么?”高尾凑过来。
“假期刚开始的时候是这样没错,”黄濑挠挠后脑勺说,“可是从这个星期开始,就变得很难睡,弄得我白天都没什么精神。”
“听起来很可怜呢。”高尾感叹。
绿间看了一眼黄濑那确实算不上好的气色,一脸正直,“早就说了,不要觉得年轻就是资本,毫不顾忌的拿着身体乱搞。”
“你这莫名其妙的说教是怎么回事?”黄濑和高尾忍不住异口同声的吐槽。
“我该怎么办?吃药?”黄濑问。
“你以为胡乱把药往嘴里塞就是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任了?”
“那我……”
“要看病去问医生,不要在我这闲晃。”绿间看都不看黄濑一眼。
“所以说,正在咨询小绿间啦。”
绿间抬眼,视线莫名得觉得犀利,“我是医生么?你见到我的执照啦?”
“我……”黄濑语塞,却不住腹诽这个傲娇说话太狡猾。
你要是有执照还在这里做什么!不对,我要是去医院很方便又怎么会来找你!
“行啦!多动多喝水,少胡思乱想,肯定能睡好的。最近双子座的运势正在上升的说。”说着绿间往杯子添了些热水。
“小绿间……”
“咖啡就别喝了,那是提神的东西,你不想失眠吧?”
“谢谢小绿间!今晚会努力不想太多,争取睡好的!”黄濑打起精神笑道。
绿间看了一眼,没有说什么。转身去接店里的电话。
“是怎样的梦魇啊?把小Kevin折磨成这样,”高尾趴在吧台上和黄濑闲聊起来,“是小时候不好的经历么?”
“不是,”黄濑摇头,“是些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
“怎样的事情。”
“虽然每次过程不同,但最后……我都死掉了。”
“哦……还真是糟糕的梦呢。”
“还好梦里感觉不到痛啦!”黄濑拉起一个笑容,喝了一口水。
高尾也暖暖的笑着示以安慰,“都说梦境和现实是相反的,小Kevin不必太过担心啦!”
“知道啦!”黄濑点头,“最近小高尾在忙什么呢?”
“没什么要紧的,只是发发神经。”高尾眯眼笑道,“小Kevin呢?”
“我啊,正在努力学习程序的知识呢。”
“哈哈哈,还真是努力啊!”高尾笑起来,听着不像是夸赞。
黄濑也不介意,点头道:“只能努力了,我Copy的天赋,在计算机方面完全不起作用。”
“知道就好!你那仅仅能掌握Ping命令的程度,想做骇客还远远不够啦!”高尾一点也不口下留情,倒是一边憋笑一边说话显得他口齿不清。
“这又不是我的主业,”黄濑耸肩,“浅尝辄止啦!”
“你们两个很闲的话,去收拾一下地下室吧!”不知何时绿间已经打完电话,回到吧台前下达完“命令”之后自顾自的把刚刚擦拭好的杯子整齐摆放在身后的柜台上。
“小真要做什么?突然叫收拾地下室。”
绿间叹口气回答道,“刚刚老鼠哥打电话过来,说等下要来正骨。”
“老鼠哥又怎么了?”高尾不禁皱眉。
这所谓的老鼠哥是池袋某片区的混混头子,不知什么原因和周围的暴走族以及黑道的几个堂口老大有梁子,总是在闹事,于是总是来正骨缝针开刀什么的。
“听说是肩膀又脱臼了。”绿间说,“我去准备一下,你们快点收拾好地下室。”
高尾无奈捂脸,“都快成习惯性脱臼了吧他。”
“小绿间还在接这种事情么?”黄濑问。
换来绿间的一脸理所当然,“我开店是为了挣钱,不是搞慈善,有问题?”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我也是‘那个项目’的客人,怎么就没有这种待遇?”
“你多久受一次伤?他多久受一次伤?”绿间说完,转身走开去做准备。
于是说,这里是根据医疗费用总额的多少来决定待遇的咯?
黄濑瘪瘪嘴,觉得这方面还是不计较待遇问题了。
高尾一张围观脸,笑完之后拉着黄濑去地下室打扫。
【Masterpiece】咖啡店在寸土寸金的池袋只能算是中小型的店面,但是地下却别有洞天,虽说私自挖掘开开拓地下空间是违法行为。
沿着金属制的旋转楼梯下去,宽阔的地下室被大致分成三部分:眼前就是高尾君的私人空间——五台液晶显示器被摆成了易于观看的弧形,屏幕上全是黑色的对话框,写满白色的程序语言,鼠标键盘和一些用意不明的电子设备横七竖八的躺在桌面上,几台主机同时大量消耗内存的工作使得CPU运转声和散热器的声音很响。带滑轮的BOSS椅明显是被一脚踢开的,正抵在一面多块焊接的钢板上。钢板后面算是店主大人和身边这位唯一的店员的生活区,闲人免进,但似乎配置齐全。虽然两人在周边租有住房,但是懒得来回跑的时候可以在这里将就一下也还是蛮好的。剩下的,几乎占据地下室一半空间的、用整块钢化玻璃隔离起来的,姑且称之为医疗区吧。黄濑和这个地方打交道的次数也不少了。手术无影灯下是一张大尺寸的手术台,周围也放满医疗器械,虽说不是一应俱全,但肯定是比一般的诊所更齐全。
高尾随意安排了一下,两人就开始默契的打扫起来。
“不好意思啊,小Kevin,”高尾把手里的毛巾叠起来放在一旁的消毒水池里,倚着柜子对黄濑笑笑,“还让你帮我干这个,麻烦你了。”
黄濑把吸尘器收好放回原来的位置,对高尾轻松一笑,“小高尾说这个就太见外了!况且,我知道哄小绿间开心是小高尾的头等大事,当然要尽点绵薄之力了。”
“喂!Kevin!瞎说什么!”高尾一下子激动得差点蹦到黄濑跟前。
黄濑忍不住掩嘴笑道:“你分明是怕他听见吧?”
“小Kevin,你知道得太多了哟!”高尾眯起眼睛,“小心哪天我杀了你灭口哦。”
黄濑继续笑,“那你就损失了一员助攻了。”
高尾闻言却突然垂下眼睑叹了口气,一下子没有了玩笑的兴致,显得很是落寞。“总之我不会赢就是了。”
本想说点什么来缓解气氛或者安慰他,但社交贫乏的黄濑终于还是词穷了。
毕竟,喜欢着什么人的感觉他还从未有过。
更何谈这种单方面喜欢某人的超级难题。
气氛正略带尴尬的凝滞着,绿间便带着一脸纠结捂着手臂的老鼠哥下来了。
高尾立马收起刚刚那种落寞的表情,冲绿间笑道:“小真!我和小Kevin已经收拾干净了哟。”
绿间点头,对跟在身后的老鼠哥做了个请坐到椅子上的手势。
“那么我就不在这里碍事了,小绿间小高尾,先告辞了!”黄濑说着,经过高尾身边的时候专门拍了拍他的肩膀。大概这是黄濑唯一能给的安慰吧。
“这个,谢了啊!”男人甩动着手里雕有一匹遒劲的豹子的车钥匙,回身打算合上这间属于那位龙王大人的办公室。
“稍等,豹子君……”门即将合上的瞬间,里面传来这样的声音。
“还有事?”豹子君警惕的皱眉,却偏偏不把门重新推开。
“刚刚似乎忘记和你说,欢迎回来,出差辛苦了。”
“谢谢。”豹子君不太在意的答道,顺口说:“那么明天准假?”
“好的。”
“真的?”豹子君怀疑自己听错了。
“回家好好补个觉才能有精神继续回来工作,没错吧?”
“哦……谢谢了……”幸福来得突然到豹子君有点无法适应的地步。
“休假愉快。”
“谢谢。”说着,豹子君总算是把那道早该掩上的门彻底掩上了。
一路抓着后脑勺往电梯走,今天好像说太多次谢谢了吧?而且还是对着龙王那家伙!
>>>>>>>>>>>>>>>>>>>>>>

驱车回到酒店,黄濑才出电梯就在走廊上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小黄,你终于回来啦!”看来对方眼神也很好。
“你怎么会在这里,小桃子?等很久了吧?”
“因为小黄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我就想还是等着你回来比较好。不过没关系,没有等很久哦。”
“是么?我都不知道手机关机了,应该是没电了吧。真是抱歉呢!”说着黄濑掏出手机,果然是关机了,“不过,小桃子是为什么特地过来?”
“当然是特地把这个那给你咯!”说着,桃井把一直包在怀里的纸袋塞给黄濑。
黄濑往里面看了一眼,很是惊讶,“难道是我的风衣?”
“Bingo!”桃井笑着拍拍手,“不想穿上试试么?”
经桃井这么一说黄濑才反应过来两人一直在走廊上聊天,“嗯嗯,先进屋再说吧。”
“其实小桃子不必特地给我送过来,打电话让我去拿就好了。”黄濑说着整理了一下腰带和衣领,从衣帽间里出来。
“今天和工作室的同事一起下班正好路过这里,所以才想不如把衣服一起拿过来给你好了。”桃井说着,看到出来的黄濑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哇塞!帅爆了!”
“是么?”黄濑高兴的转了个身,让桃井看看背面。
“真不愧是量身定做的,小黄你简直是这身衣服的衣架子啊!”桃井感叹。
这是一件纯黑色的风衣,上身是贴身剪裁,方便活动,宽松下摆一直长及小腿,方便奔跑。衣袖、衣领、衣襟以及口袋的地方都是详细按照黄濑的要求来裁制的。黄濑正在活动着身体来检验衣服,回身和抬手都没有束缚感,前襟的暗扣既能防风也方便抓取怀里的东西,衣袖的地方有一段拉链,方便从袖口抽取折刀,口袋里也有隔层,方便放置一些东西。
“这是我最好的风衣。”黄濑冲桃井竖起拇指,很是满意。
桃井仰头一笑,“那是!能把小黄那种符咒般的原稿看懂并且还原成事物的,恐怕只有我了!”
黄濑才听出桃井从刚才开始就在自夸,也不介意,耸肩道:“画技太烂还真是抱歉呐!”
桃井正得意的对着黄濑笑,却被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打断。
听到那个铃声,桃井触电似的从沙发上蹦起来,揪出手提包里挂满装饰吊坠的手机躲到角落里才接听了电话。
啊拉,看来不是一般人呢!黄濑看着那堪称鬼祟的背影。这个电话铃声是对某人特设的吧?明明平时的铃声不是这首歌。黄濑好像明白了什么的点点头。
“……AHO!还知道给我打电话。”收起手机,桃井嘀咕了一句,不巧被黄濑看出唇语。
“发生什么事了么?”黄濑装傻的笑笑。
桃井的笑容变得有点尴尬,指了指手机,“那个……突发状况专业户。”
“那我就不留你了,赴约要紧呢!”黄濑绅士的微笑着,“话说刚刚小桃子是被朋友顺路载过来的,那么要我送你过去么?”
“不用不用!他说会来接我的。”桃井连连摆手。
黄濑弯起的眼睛显得意味不明,“还真是体贴呢,他!”
“谁……谁啊?”桃井心虚的红了耳根。
“小桃子的手机桌面……”黄濑仔细打量着桃井的表情,“果然是他吧?”
“小黄你什么时候看到我手机桌面的?”桃井娇嗔道,但是并未否认黄濑所说的话。
黄濑连忙投降,“是上次你给我看时间的时候不小心……”
桃井的手机桌面是一张男人的背影照,大概是印着阳光拍摄的,周围有光晕。从拍摄角度和画面来看是个宽肩窄腰的高大男人。虽然是用修图软件调过颜色,但看起来不像是网络下载的图片。
一个女孩子把身边的人的照片用作手机桌面,那个人不是她男朋友或者说是她喜欢的人,还能是什么?
“你记性未免也太好了吧小黄!”桃井喊道。
“这个我也没办法啦!好了,小桃子快点去赴约啦!!!”

————————————————就是不说电话是谁打的【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