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ing Sugar

【授转】【青黄】杀破青阳的光辉


【第二章】
呼吸越来越困难,黄濑被卡在喉咙的这口气憋得醒过来。
他仰躺在床上,汗珠无声的从耳际滑过。头又晕又痛,眼珠难过得像是要从眼眶里蹦出来一样。这是睡眠质量太差导致的最明显的结果。
好容易有个休假,打算用来好好补眠,却遭遇梦魇,这就叫“时运不济”吧?
黄濑用力呼出一口肺里的浊气,看着天花板发呆。
Dark Fog么……在他背叛组织之前,应该是不会被组织先抛弃的吧?但是,自己有什么理由背叛组织呢?
不想再往下想,头很晕。
突然,床头柜那里传出嗡嗡的震动声。有人给他打电话。
黄濑坐起来,拿过手机。能用这个号码和他取得联系的人很少。他不由得皱了皱眉,才接听起来,“喂?”
“快点给我开门啦!你明明就在嘛,还装作听不见,很过分诶!我敲门的声响已经惊动了一整层楼了,就你还能默默忍受!”好听的女孩子的声音现在听在黄濑耳朵里有些聒噪。
“哦。稍等。”黄濑挂掉电话,摸下床去开门。
原来梦魇里那吵闹的砸门声是她闹出来的啊!
黄濑打开门的第一瞬间看到的是一个被各种面包棍塞满的牛皮纸袋,然后才看见后面的那个粉红色的脑袋。
“你怎么来了啊小桃子?”黄濑无精打采的打了个呵欠。
“你是睡傻了,还是刚通宵完?是你让我今天来的好么?”粉红色的脑袋从纸袋后面伸出来,“话说,你这个乱七八糟的新发型是怎么回事?还有,睡裤要掉了哟。”
听见睡裤这个词,黄濑才恍然发觉自己刚下床,裤子垮到胯骨也就算了,居然还是赤膊!连忙跑回卧室,抓了一件白衬衣套上。
他从门口挪开,门外的姑娘自然是高高兴兴蹦进屋里,顺便用脚带上了门。
抱着怀里的面包放到冰箱旁边的桌子上,黄濑扣着衬衣纽扣从她身后经过,“小桃子你先休息着,等我洗漱一下。”
“那我顺便帮你泡一杯咖啡好了。”她说。
“那就麻烦了,谢谢。”黄濑在卫生间里回答。
热水从莲蓬花洒中流出来,淋在黄濑的脸上,总算让他觉得清爽了些。
冲过澡,黄濑走到洗漱台前刷牙,卫生间的门却被敲响。
“小黄小黄你洗好了么?”
“嗯。”黄濑满口牙膏沫,随便应了一声。
“那你快开门!开门!”外面急切得像是要征用厕所似的。
黄濑赶紧吐掉嘴里的牙膏沫,把门打开。可是看到的却是夹着便签笺手拎一条皮尺站在门口的桃井。反应了一下,黄濑才问,“怎么了?”
桃井瞥了黄濑一眼,“快把你这满是褶皱的衬衣脱掉,我要重新给你量尺寸。”
黄濑拉了拉衬衣下摆说,“你就不能等我弄好再来?”
桃井抬手看了看时间,耸肩:“不好意思,干我们这行的时间观念很重!浪费时间就是自杀和谋杀。何况我已经帮你泡了咖啡,烤了面包,整理了床铺。实在没事做了,只能帮你量尺寸了!”
“这样啊……谢谢……”黄濑愣愣的说着,手依旧拽着衬衣下摆。
“等等!你这是在害羞?”桃井从头到尾扫视了黄濑一眼。“我专业的!”
是是是!黄濑默默的点头。
他今天请桃井来的原因,是他需要一件新的长款风衣,而出身知名设计学院的桃井正好可以为他量身设计定做。诚然,这颗专业圈内冉冉升起的新星已经见识过很多顶级的肌肉,练就了强劲且淡然的心理素质,但是让黄濑在年龄相仿女孩子面前赤膊,还是一件极其难为情的事情啊!
“你没事吧?”
“诶?”黄濑被问得摸不着头脑。
“你的脸色看起来有点糟糕诶,精神也不太好的样子,生病了么?”桃井仰头盯着黄濑。
被姑娘盯着看有点尴尬,黄濑挠挠下巴,“没,我只是没睡好罢了,没关系的。”
“难怪!今天你完全不像平时那么吵。”桃井说着把手里的皮尺挂在肩膀上,伸手去帮着黄濑解纽扣,“来来来,衬衣脱掉,把手抬起来。”
“诶诶!什么叫我吵?我很吵么?”黄濑任由桃井把他的衬衣脱掉,因为在意的地方已经不是那里了。
“好吧好吧!是活泼行了吧?”桃井敷衍着,已经认真工作起来,“站直小黄!挺胸、抬头,来,小黄把手臂抬平。”
黄濑仔细的照做,又开始关注新的问题,“我说,能不能别叫小黄啊?叫我名字不好么?Kevin。”
“明明你也叫我小桃子的,为什么不能叫你小黄?”桃井绕到黄濑身后,踮着脚尖测量黄濑的臂展长度,不太在意的问。
“因为……小桃子是你名字的昵称,听起来也很可爱不是么,那个小黄算什么,像宠物一样。”
“Kevin又不是你的真名,别在这种地方执着啦。”桃井把量好的数值标记在便签笺上,一副姐姐气派的拍拍黄濑。“好的,手臂可以放下了,后背打直,下巴微微抬起来一点。”
倒是黄濑有点啼笑皆非,“我是混血啊,有英文名字很奇怪么?”
黄濑这句话很讨巧,不能算是完全在信口胡诌。至少他确实是混血。
他的亲生父亲是个如假包换的法国人,于是乎他才完美的继承了其金色的头发,琥珀般的眼瞳,修长高挑的身材。至于名字,他确实没有法文名字,但也不至于要用英文名,只是没人怀疑过他是什么混血,所以可以一直用英文名来搪塞。
黄濑的真名是日文名字,母亲给他取的,名叫“黄濑凉太”。只不过现今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已经太少太少,就连用“黄濑”这两个字来称呼他的人也屈指可数。毕竟,客观来说,名叫“黄濑凉太”的这个人已经死掉了,从这个世界被抹去了。而且,名字这种事大概只有对本人来说才会有点什么意义,对别人来说只是进行区分的代号。所以叫什么都好,无所谓的。
Kevin的首字母“K”就是组织给他的代号。那个建立了Dark Fog的男人总会给自己看中的人一个字母,就着字母再随他心情的取个简单英文名:就如同里欧的名字是Leo,代号是L。
黄濑只记得他得到这个名字的那天那个男人浅浅的笑着对他说:“Kevin是个高贵的名字,如同你的出生,和你很契合!”从那时起Kevin也就和黄濑相伴相随了。
桃井看着黄濑啼笑皆非的脸,嗫嚅道:“唔……的确不奇怪。但是你金闪闪的,叫小黄也没有很奇怪啊!”
“明明就很怪。”黄濑嘟囔着,转过身让桃井给他量腰围。
“那你希望我叫你什么?”桃井量好腰围和胸围,顺手把皮尺挂在黄濑肩上,天真的仰着脸,咧起嘴角,“叫你……‘富二代桑’?”
这个女人,总是一副天真的样子,好像心理年龄很小似的,但有时候黄濑却觉得她很可怕。那大约是种被称为“女人的直觉”的东西吧?她天真之下的那种有些超常的敏锐,正是黄濑觉得最可怕的地方。感觉和她对视太久,就会被完全解析一样。
起初他们两个刚认识的时候,桃井问起黄濑的名字,黄濑自然而然说的是Kevin。但是桃井在输入电话本的时候却自顾自的念叨了一句:“Kevin?昵称可以叫‘小Ke(keちゃん)’么?不过听起来和‘小黄’很像啊!”
当时黄濑没有急着反驳什么,但眉尖却不着痕迹的拢了拢。
显然,现在黄濑又感受到了这样的感觉。
大概是由于职业素养的原因,黄濑没什么表情,自然的把肩膀上的皮尺拿下来,还给桃井,“量完了么小桃子?而且,我并不是什么富二代哦。”
“哦?”桃井眨巴着那双大眼睛观察着黄濑,样子就像是个准备促狭闺蜜的女高中生一样,“不是富二代的话,怎么会租这种档次的商务酒店来住?不是富二代的话,座驾会是奔驰SLS AMG?不是富二代的话,你哪来的经济来源负担这些以及你现在这种无所事事的生活?况且,富二代也不一定就是负面标签啦!”
黄濑有意别开桃井的视线,露出明显的尴尬,侧身拿过衬衣穿起来,“小桃子!你就不要再开我玩笑了。”
住所和座驾都是组织安排的,这是为了确保住在组织外部的成员始终在组织的控制范围内而使用的怀柔手段。当然,不排除里欧对自己偏心而略有优待的可能。总之,这不是黄濑自己能决定和选择的事情。
至于现今无所事事的状态,是因为黄濑现在正处于休假中,自从开始为组织工作,六年多来的第一个假期,长达一年的假期。
“好吧好吧,那就不说了呗!”桃井耸耸肩,“我知道你不是富二代啦,刚刚只是玩笑!但是……我们的Kevin桑也不是普通人就对了。”语罢,桃井目光故意扫了一眼已经被衬衣遮蔽住的黄濑的身体,“……毕竟,一般人身上不会留下子弹的伤痕,不会定做这种款式的风衣,不会用这种看起来用途不明的腕带。”
看着桃井手掌里的东西,黄濑一凛。那是她所说的腕带,鳄鱼皮制,乍一看像是一条很有个性的装饰腕带,但实际上它的作用不是装饰,而是用来固定折刀。这样折刀出手的速度,会比别在后腰上快很多。
只是,一般的女孩子根本不可能一眼看出这条腕带的特殊。桃井的可怕,就在于此!
看黄濑一直缄默的看着自己,桃井先解释起来,“掉在外面的桌子旁边了,我本来想捡起来拿给你的,刚刚忘记了。”
“谢谢小桃子。”黄濑浅浅一笑,拿过腕带。
“无需介怀于我哦小黄。我不会乱猜更不会胡说。”桃井的语气淡淡的,却一脸认真,“正因为你不是一般人,才能在那个晚上救我一命,这是我欠你的天大的恩情。况且,你现在也是我最要紧的贵客。”
“该是小桃子不要再介怀那天的事情了,我只是心血来潮。”黄濑还是淡淡微笑的表情,却突兀的显现出些许冷漠。
桃井有点不太会应对这种冷漠,咳了一下突然说:“咳……啊,对了,小黄你快点去吃早餐吧,咖啡再凉就该变味了。”
“小桃子你也一起来吃啊。”黄濑说着,抢先朝餐桌走去。
“哦,嗯,这就来。”桃井愣了一下,跟上黄濑。
所谓的餐桌,就是冰箱旁边的一个小吧台。因为是商务酒店,内部是不设置厨房的,只能使用热水壶和烤土司机这样简单的电器,在限定的区域内!
黄濑在小吧台前的高脚凳上坐下,看着那杯温热香浓的咖啡和已经被切成小块的吐司,突然觉得很温暖。但是心里,还在回想着之前的谈话里提到的事情。
所谓的“救命恩人”,对黄濑来说太夸张,但是对桃井来说大概还不够吧。
也正是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这两个生活可谓毫无交集的人才会相识。
那天,黄濑刚执行完任务准备去下个街区取车返回组织本部,却在路过了一条陋巷的时候看到一群形似暴走族的少年在围困着欺凌什么人,但是光线太昏暗看不清楚。从来都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性格,但是那一幕却非常意外戳到了黄濑记忆的某个角落,过去的某一帧画面和眼前的场景重合起来,瞬间让黄濑愤怒到几乎难以自持,随即,他上前,完全没有顾忌的对那群暴走族少年进行了一番深刻的“教育”。
“那个……请、请稍等一下……”阴暗的角落里传来怯怯的声音,似乎还没有从之前的欺凌和刚刚的残酷画面中回过神,“刚才的事……非常感谢您!”
“没关系。”黄濑摆摆手。这时他才注意到被自己顺便救下的人是个粉色长发的漂亮女生,就算现在已经很狼狈,却仍能看出她的美貌的女生。
“我!我的名字……叫桃井五月。”女生磕磕巴巴的说。
虽然不太明白这突然的自我介绍走的是什么路线,但看在对方是女孩子的份上,已经发泄过愤怒的黄濑还是尽量温柔的笑道:“很好听的名字。那么我先走了!”
“那个,我的意思是……有机会的话,希望可以报答您……”
听到身后的声音,黄濑顿住脚步,略微考虑一下,转身把女生从角落里拉了起来,看着她的眼睛,“你是认真的吗?”
女孩仰起头,认真的点头。
黄濑那时真的觉得这女孩有点傻,于是笑了笑:“那我找你的时候,可别拒绝哦。”
在年纪还小的时候就被组织选中,长年过着只有训练和任务的半封闭生活,让黄濑和外界的社会生活有些脱节。于是,作为救命的报答,桃井成为了黄濑的社会生活指导老师,之一。
沉默的吃着早餐,黄濑不想再给本就不适的脑子增加负担,索性不再思考任何事情。抬眼看着坐在斜对面安静的喝着咖啡的桃井,黄濑突然说:“对了,小桃子,你去看看我床头柜上的电影票是几点的?”
“啊咧?电影票?”桃井一脸惊讶。一瞬间就从那种满身敏感的带刺状态变回平时的天真。
“对啊,你上次不是说想去看电影却没有人陪么。我这次可是专门请教了上网订购的方法呢。”
“辛苦了小黄,真是太温柔了。”桃井随即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但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等等!为什么突然要请我看电影?”
“不单只有电影哦,还有你最喜欢的晚餐。”黄濑笑得很温暖,“哎,我就是记性太好了,没办法。”
“小黄,你这是要追求我的节奏啊?”桃井伸过脸来,眼睛睁得很大。
“面对小桃子这样的美女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啦。不过我今天是专程为了谢你的。”黄濑笑着。他总是在这种时候把话说得很清楚。
“谢什么?”
“当然是谢你帮我裁制风衣啊。”
“怎么说得一副你不打算付钱的样子?”
“没有哦。小桃子多虑了。”
“也不会给你打折哦!”
“我没有要求打折。”
桃井眯眼看着黄濑,“总感觉骗小黄的钱很容易的样子。”
“没有这回事,”黄濑笑道,“你快去看电影票的时间,差不多就得出门了。”
氛围总算回到了黄濑所认为的日常模式,那就千万别随便回到之前那种总觉得危险的问答氛围。
折腾了一顿,总算是准备好要出门前往电影院了。
已经穿戴整齐的黄濑走到门口,又突然想起了什么,把车钥匙交到桃井手中,“小桃子你先到车上等我一下,我还有一件事情忘记做,很快就弄好。你知道我的车停在什么位置的。”
“哦,好的。”桃井点点头,拿着车钥匙先离开。
黄濑等桃井去到电梯前,才合上门,来到窗子边的书桌前,打开笔记本电脑,接上旁边的摄像头,开始录制今天的视频日志。
这也是组织控制组员的怀柔手段之一。更是像黄濑这样处于游离状态的组员必须遵守的铁则。
每天都必须在组织安排的住所内录制视频日志,报告今天的行程。
“小里欧下午好!”黄濑对着镜头挥挥手,“昨晚没睡好,所以今天起得很晚,抱歉呐!下午打算出去一下,沿街走走看看,或许对今晚的睡眠会有所帮助。并且今天没有发现周边有什么异常现象,一切顺利。报告完毕。”
切断视频,并上传组织指定的邮箱,黄濑刚刚打算关闭电脑。邮箱却叮的一声响,显示有新邮件。
黄濑点开一看,是组织的邮箱发来的回复:知道了哟,虽说是休假也要好好照顾身体,懂吗?希望宝贝儿今夜好梦。——Leo。
没想到里欧居然在线,而且他是从来不回复成员的日志的。从这点看,Leo对黄濑确实有所偏爱。
黄濑的嘴角以难以察觉的弧度扬了扬,关闭了电脑,转身出门去找桃井。

作者有话说: 罒ω罒哈哈哈,其实我也没想到小桃子会比小青峰早粗场【谁信!
第二章就算是过度吧,毕竟小黄濑的人设需要铺垫。
霍拉,我并没有把小黄濑怎么着~
另外,我会尽量写重要剧情,没必要的情节我会尽量省略,于是第二章的信息量其实也还蛮大的,不是么~

贴吧id:傀栀疋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