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ing Sugar

【授转】【青黄】杀破青阳的光辉


【正文】

【第一章】
没有理由,只有命令。
既然身为一柄刀,就要竭力做一柄锋利的刀。
----------------
“阳光真刺眼!”
因为是仰躺的姿势,即便太阳已经斜斜西偏,光线还是轻易的照进琥珀瞳底,使他不得不抬手遮挡。
“黑色卡宴,平均车速60码,预计还有4分钟进入射击范围。最佳击杀时间,停车前10秒,以及下车后到进入室内的13秒。两次机会选其一,一击必杀……”
听着隐形耳机中机械的报告声,他闲闲的计算着接下来要做的事。
“算得好认真呐宝贝儿。”耳机里毫无预兆的传来一股嗓音爽朗语调却略带戏谑的声音。
他一下子坐起来,“你吓到我了,小里欧。”
“什么叫我吓到你?你哪次单独出任务我不是全程在线的?”对面的人略觉委屈的咂咂嘴。
“你一直静默,我还以为你走开了。”他说。
“我当然会一直在的,就在你身后哟!”对面的人笑了笑,没来由的显得很认真。顿了顿对面继续说:“还有2分30秒哦!29、28、27……”
他抬手看看表,重新计算时间。然后俯身挪到身旁那架巴雷特M82A3前,透过瞄准镜再次确定视距,以确保接来下的步骤能够顺利有序的进行。
这次的任务是击杀某个公会组织的头目,今天要举行的公会聚会是个很恰当的机会,所以他现在正趴在12层楼的屋顶上支着一架远程狙击步枪,准备狙击将进入对面建筑物中的目标。
“我准备好了,小里欧。”他轻声汇报。但耳机里却传来沙沙的电波干扰声,让他必须捂着耳朵以便听清对面有无回应。“喂喂?能听到么小里欧?”
“……能听到哦宝贝儿。”迟了两秒对面才传来回应。
他不着痕迹的蹙了一下眉,提醒道:“记得下达击杀命令小里欧。”
“对我就放心信任吧宝贝儿。”对面全然一派轻松,随即电波又出现干扰现象。
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安,“通信似乎不太畅通,小里欧那边能查出原因么?”
“看起来并不是很明显的异常,你别担心。”对面的人说,“集中精神吧,目标马上就要来了,倒计时59、58、57……”
他做好狙击的准备,在心里默默和对面的人一起倒数。他现在在组织中的职位虽然已经很高,但还未获得自主开枪的资格,仍然得听从命令。可是耳机里的沙沙声却扰得他没有办法进入完全专注的状态,真是差劲的感觉。
倒数到1,目标出现在瞄准镜里,卡宴正在减速、挺稳,目标从汽车后座下来,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进入对面的建筑内。无论他如何专注倾听,除了沙沙声外,始终没有听到击杀命令。
仅有的机会从前眼皮下溜走,他放下枪。
如果能自主开枪,他一定会选前一次机会。因为前一次机会里,他只用在五个人里瞄准目标,而目标下车后却要在11个人的簇拥下瞄准。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无用了。
错失命令,在他的并不算短的职业生涯中是绝无仅有的事情。只是职业素养使得他还没有把慌张表现出来,他只是说:“小里欧?通信还正常么?我失去机会了,我没有听到击杀命令。”
“因为……我并没有下达……击杀命令。”似乎电波的干扰现象变严重了,对面传来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而且……我们的通信确实……已经……在检查……”
通信的问题,他此刻也无能为力,但更让他在意的是,“为什么不下达击杀命令,小里欧?”
“计划更改。”
“为什么?”
从职业素养的角度来说,他们是没有资格追究原因的,但往往制定好的计划也是不轻易更改的,更何况是执行任务的过程中。
“很抱歉呐宝贝儿,突然发生这样的情况。但我不得不告诉你,接下来你需要潜入到目标周围进行近距离射杀。千万谨慎哦宝贝儿!”对面的声音听上去歉意仅存在字面上而已。
不得不说这计划改动得很是可疑。近距离射杀显然比远程狙击难度更大也更危险,如果说他刚才最多只需要对付11个人的话,那么等他潜入对面这幢华丽建筑后,需要面对的就可能是上百人了。如何拨开人群,在有效距离上击中目标,并且全身而退?这是在出任务之前就得先计划好的繁琐事务吧。但是作为一柄利刃,似乎正是应该在主人需要的时候所向披靡。如此说来,这样的改动也无可厚非。
他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好的,我知道了。我还有多少时间?”
“一个小时。”对面回答,“看看装备组给你配备了什么,我今天太忙都没能给你检查。”
他弯腰走到墙角边,拉开了放在角落里的黑色装备箱。“喔!看样子待我很是不薄呢装备组可爱的同事们,只有两只迷你德林杰。”;
对面的人听到德林杰三个字明显的顿了一顿,很是能感同身受他此刻的无奈,“嘛……宝贝儿你别动气哦。德林杰就德林杰吧,好歹DM-101还射杀过林肯呢。你端着迷你小宝贝的样子应该还蛮可爱的。况且……是你的话,能做到的吧?”
他用手指揉了揉眉心,脱下黑色的长风衣,把两只德林杰别在腰两侧。如果不是对自己的机动力还有点信心,他现在的反应恐怕就不是动气这么简单了。“小里欧,潜入路径?”
“拟定完毕!我会全程支援,好运宝贝儿。”对面的人打了个响指,尾音又被沙沙声覆盖。
通信干扰是一路上都没能解决的问题,好在潜入工作很顺利。他只用了一点小手段就顺利通过了门禁。
但同时还存在一些不顺利的事情——他实在是个显眼的存在。
如果事先有过计划,他一定会穿个正装,并且把头发搞成黑色。但是现在的他,一身太过个性化的休闲装,一头天生金灿灿的头发,再加上高挑的身材,即便是混在人潮涌动的聚会大厅,还是很能吸引一些或好奇或警惕的目光。
照这个情况看,在他靠近目标之前就会被周遭的安保人员围困。
勘察了一番聚会的状况,目标作为该工会的头目正被一群各怀目的的人拥戴,但显然这个状态不会一直持续,毕竟逐个附和也是很累人的。目标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选择离开人群,那也是任务执行率提高的时候。
他不露痕迹的确定了自己周围的安保人员所在的位置,选择了人员稀松的通道离开聚会厅。
接下来,只要旁敲侧击的打听到目标的必经之路,就可以选择地点对目标下手。
至于旁敲侧击的对象,选个女性就行。并不是要使什么美人计,他只是觉得这样可以少搭讪几句,比较节省时间。
果然,获取信息是简单的,但是却没有执行的时间。和身边的优雅女士告别后,前方走廊转角处出现的人已经径直朝自己走来。
老远就能看见耳朵旁露出来的耳机线,绝对是会场的安保人员没错。但是现在掉头就走显然是此地无银。
他只是从容的转身,不疾不徐的朝走廊的另一端走。等转过转角处,才立即加快速度,看到路边一间储藏间后躲了进去,等后面的人追来。
那男人看他突然消失在走廊上,有点慌张的跑起来,到储藏间门前没有防备的被他一把扯了进来。
惯性使男人重重摔在地上,他站在男人脑袋旁边,冷冷的俯视。男人好歹也是训练过的,一下子挣了起来,就冲他摆起了架势。
男人只比他矮一点点,但是看起来很强壮。他微微眯眼打量了男人一遭,不打算手下留情。
就在这个空当,迎面一拳已经朝他呼啸而来。他从容的侧头避开,耳蜗里的隐形耳机却不慎被甩了出来。他稍微分神的注意了一下耳机掉落的地方,而男人已经急不可耐的似乎打算把所有杀招都使出来,各式各样的拳头又轮番送上。
他皱起眉尖,不想在这里多花一秒钟。这种程度的安保人员,完全不需要任何技术就能摆平。
不出15秒,男人就趴在地上沉沉的昏迷过去。
他弯下腰看了看,隐形耳机已经在刚才的小纠纷中被男人踩成碎片。
真是个会坏事的家伙。看来,接下来只能靠自己了。
他蹲下身,摘掉男人耳朵上的耳机自己带上,又脱下男人的外衣穿上。这样至少算是个伪装了吧?
整理好衣领,他从容的从储藏室里出来。耳朵里整个安保人员频道开始躁动不安起来,都是确定位置的信息。看样子他迟早是要暴露了,得加快任务的速度了。
他加快步伐往刚刚确定好的伏击地点而去。任由频道里聒噪,他一直静默。
但是静默并不是个好办法。安保队长是个有素养的人,明白能侵入这里的不是等闲之辈,开始在频道里报数,并定位。
听到这里他无奈的抬抬肩膀,他并不知道刚刚的男人是几号,现在的他只能继续往伏击地点走。
默契的团队总是在某些时刻显得很可怕。很快他们就找到了内鬼的代号,并大概估测了位置。
他只能把耳机扔掉,藏到伏击地点再见机行事。
选中的伏击地点是这条宽阔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单看那两扇华丽大门就知道这个房间一定是个很大办公室或者是接待室。
趁安保队伍还没追上来,他迅速抽出折刀在大门的锁眼上撬动了几下,把锁芯弄坏,躲进了房间里。
房间里一片漆黑,但是中央空调还是竭力的工作着,送出阵阵冷风。他眯眼扫视了一下房间,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蒙着暗红色的窗帘,窗外的夕阳几乎全被隔离住了,只能勉强分辨出这个房间的布置像是一间办公室。
他抽出腰间的一支德林杰攥在手里,靠在门后附耳听着走廊上的动静。
现目前还没有人追来,但是迟早会有人追来。这栋楼里到处是安保队员和监控摄像头,有脑子的人很快就能锁定这里,他现在想要全身而退,大概只能选择通风管了,好在刚才潜入之前确定过这幢房子的通风管线。
他轻巧的托过一个实木椅子抵在门后,打算趁现在找到通风管的入口。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整个人顿住了,随之而来的是办公桌后的Boss椅转动的轻微响声。
这个房间里,不止他一人。
顶级的杀手可以在黑暗中隐匿自己,同样,也只有顶级的杀手才能在黑暗中察觉出对方微弱的气息。
当然,顶级与顶级之间还是有微妙的差别。
他输了——没能在第一时间内感知出对方的存在。
Boss椅上的人起身,朝这边走过来。皮鞋踩在高档的羊毛地毯上,几乎是无声的。
他呆立原地,就像是等那人靠近。距离越拉越近,但是他却完全看不清楚对方的样貌。
“你怎么会在这里?”对方在他五步开外的地方停住时,他低声问。
对方轻笑一声,“现在是关心这个问题的时候么?”
“也对。”他点头,“通风管的位置在哪里?”
对方却在短暂的沉默后,指了指门,“你猜,是他们快,还是我们快?”
他重新贴在门后听走廊的动静。起落不一的脚步声越来越响,显然有一大批人正朝这里来。
“他们已经调看了监控。”他笃定道。
“撬锁的痕迹很明显吧?”身后的人问。
应该吧,时间仓促,没有办法细致。回答从脑海里飘过,但是他没有开口,因为有脚步声在门外停住。
“你怎么进来的,沿路返回。任务失败!”他说。
可身后的脚步却不是远离,而是靠近。“临时调整的任务本来成功率就很低,这不是你的错。”尾音轻轻落在他的耳畔。
下一秒,一股尖锐冷冽的触感抵在他颈动脉上……
他下意识的摸上后腰。本应该别着折刀的地方空空如也,那么显然现在抵在他脖子上的东西,就是他的折刀。
“你这是什么意思,L?”他用余光瞟着身侧的人,用气声问。
“哎呀,我记得半小时前你可不是这么称呼我的,变得可真快啊,K……不,应该是黄、濑、君!”嘴里满是戏谑,周身却散出一股杀气。
“彼此彼此吧!”他咧起嘴角,针对的重点是“变得真快”这四个字。
“你应该很清楚,Dark Fog不需要的东西,也不允许被别人回收利用。所以,要先破坏,再扔掉。”语罢,颈部的触感加重。
门外的队伍整理好了气势,开始撞门。有序的一个接一个,听上去像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人莫名焦躁。
“不走么你?”他问身边的人。
“别动!”似乎是料不到他会这么问,于是眉头锁的很紧,“现在和我动手你没有胜算的宝贝儿,你的枪没有我的刀快。”
“现在,换你来猜,是他们快还是我们快。”他说。眼前的门因为持续的撞击,已经松动摇晃。
身旁的人俯下身子,嘴唇几乎是贴着他的耳廓,“我必定不会死在这里,而你,必定不能离开这里。对不起宝贝儿,你什么都没做错,只是已经不再被需要了……”
“小里欧,你啊……”
已经没有机会听清楚他说了什么,他无力的向后倒去,嘴角意味不明的弧度,恰好能和多年前的那个十三四的少年的脸庞重合。
刀刃磨得太锋利,切割的时候是感觉不出疼痛的。他只是觉得温热黏腻的液体覆盖了衣襟,伴随着浓郁的铁锈味,把自己装扮的很是狼狈,毫无美感。
啊勒,这么快,空气就已经拒绝再往他鼻腔和胸腔里输送了么?
还真是绝情呐!
这个世界,还是这么的,不温柔……

作者贴吧id:傀栀疋

评论

热度(8)